今年,联邦政府提出的对情报和间谍活动法律进行彻底改革的任务成为它的优先政治议程,但澳大利亚华人小区在这个问题上仍然存在分歧。

前阵子,澳大利亚总理谭保和他的妻子露西分别佩戴红色领带和穿着红色连衣裙,参观了墨尔本唐人街的农历新年庆祝活动。

第二天,谭保又出现在华人聚居区Box Hill,向公众发放新年红包。

这次访问被本地一些华文媒体称赞为在澳中关系紧张时表现出的“友好”姿态。

但是,这真的足以缓解澳大利亚华人小区对拟议的彻底改革情报和间谍法律的担忧吗?

中国是房间里的大象」’

国会情报和安全联合委员会(PJCIS)一直在收集关于审查间谍活动和外国干涉法的公众意见。

虽然各种法律和媒体组织都向委员会提交了意见,但只有少数华人小区团体提交了正式意见书。

澳华小区议会(CCCA)自称是一个代表澳大利亚华人的独立非营利组织,它在意见书中受,中国显然是这项新法律的“房间里的大象”。

CCCA表示,在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崛起中,澳大利亚华人小区担心被边缘化和成为替罪羊。

“当我们跨越桥梁进入新的地缘政治格局时,我们正在遭遇一场‘民粹的民族主义’和民粹媒体发出的‘小区替罪羊’的怪异回声。”它说。

该组织称,“全澳大众传媒,议会中的若干议员和主流小区领袖”都是背后的原因。

它还表示,要求与外国有关的人都注册为“外国代理人”并披露与“外部主体”的关系将会非常困难难,因为一些中国人和澳大利亚人在“学术界,商界……艺术和娱乐与政治领域”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复杂联系

迟到总比不到好

然而,华人小区的意见并不统一。支持民主的“民主中国阵线”(Federation for a Democratic China)提交的意见书就对新法律表示欢迎。

“澳大利亚是一个自由开放的民主国家,但不幸的是,澳大利亚的自由和民主遭到了滥用和误用。”它说。

FDC主席秦晋告诉澳广(ABC),中国政府过去二十年的财政实力越发强劲,为它渗透和影响外国提供了条件。

“这是一只巨大的看不见的手,但西方国家政府,西方社会,媒体和商界基本上都不知道这一点。”他说。

秦晋认为,拟议的彻底改革已经姗姗来迟,但“迟到比不到好”。

“通过推出[该法案],当局应对中国[中华人民共和国]渗透和干涉澳大利亚的损害予以弥补和纠正。”

法律必须达到「适当平衡」

洛伊研究所前东亚项目主任兼非营利公共政策智库China Matters的首席执行官雅各布布森(Linda Jakobson)也提出了她的观点。

雅各布布森教授告诉澳广,她已经研究了中国政府对澳大利亚高校的影响。

“确实有学生告诉研究人员和采访者,他们被中国领事馆官员要求设法影响课堂对话的方向,以及不要讨论敏感问题。”她说,在某些情况下,学生反映领事馆官员要求他们插入中国政府的观点。

虽然大学是学术自由的地方,任何观点都应该获得自由表达,但雅各布布森认为,如果政府官员“鼓励或直接要求”学生表达某种观点,那就不一样了。

她说,修改澳大利亚的情报和间谍法是必要的,但是“必须尽一切努力”来确保这些辩论不会损害小区。

“在确保中国政府不会非法干涉澳大利亚事务与尊重华人小区的众多不同观点之间取得适当平衡至关重要。”她在意见书中写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