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党议员威尔逊不愿与政府“同流”,对澳大利亚的经济政策设定发出警告,称其不足以应对可能出现的全球经济衰退

威尔逊在周二晚上对国会发表讲话,应声前联盟党政府顾问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的警告,称澳大利亚“令人担忧”的公共和私人债务率是由创纪录的低利率、过高的资产价格以及过度的公共支出引发的。

威尔逊表示, 5月份联邦预算必须面对“即将到来的严重经济风险和全国经济结构性失衡”的问题,所有的警告信号都已经摆在那里了。

他强调了澳储行(RBA)的创记录的低现金利率1.5%,并指出自1990年4月至2008年9月,平均现金利率为6.29%,

他说,“正是低利率,澳大利亚人大举借债,杠杆率奇高。”

“其次,我们高估了住房资产,而RBA的低息贷款扩张在过去25年里一直被推到房价中。住房贷款占澳大利亚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从1991年的21.07%飙升至去年的95.33%,同一时期,针对商业部门或其他个人支出的信贷在GDP中所占的比例保持稳定。”

威尔逊表示,央行印钞政策的结果,即所谓的“量化宽松”,在推高股市和房地产价格方面“尤其糟糕”,令那些已经持有资产的人受益。他说,“定量宽松政策可耻地将财富从年轻人和工薪阶层转移到知名及富裕的人群中。”

根据央行的数据,澳大利亚家庭债务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目前已快接近于200%。

“家庭债务已达到历史最高水平,现在已经超过了19世纪80年代和20世纪20年代的水平–这是澳大利亚历史上两次大萧条之前的两个时期。” 威尔逊说道,“第四,创纪录的澳大利亚净外债仅略低于1万亿元,或超过GDP的56%。作为一个国家,这让我们面临极度危险,尤其是在美国和中国背负巨额债务的全球背景下。”

“简而言之,问题正白热化。现实情况是,我们目前的政策设定不足以应对可能出现的经济低迷。”

本月初经合组织的经济与发展评估委员会主席威廉•怀特(William White)也曾发出过警告,他在《金融时报》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中敦促政策制定者要“开始为下一场金融危机做准备”。

“继续沿用当前的货币政策是无效的,而且越来越危险,”怀特写道,“但任何逆转也会带来巨大风险,由此可见,另一场危机爆发的可能性继续上升。”

威尔逊表示,即将到来的预算案必须“大幅”削减支出,并制定政策措施,逐步提高利率。这将需要“全面”的税收改革,推行“更广泛、更一致、更平稳、以及更低”的税率以提振经济。

他说:“钱已经不值钱,是我们该采取措施的时候了。”

在此之前,备具争议的美国人口统计学家和长期末日预言者登特(Harry Dent)预测,在即将到来的全球危机中,澳大利亚的房价可能会比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甚至是大萧条更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