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澳大利亚人报》周四报道,中国正在把澳大利亚置于一场外交冷战之中,中止了部长级访问,推迟了澳大利亚高级外交官的一次访问,并取消了一系列低层的交流活动,以此向谭保施压,对新的反外国干涉法以及澳大利亚在中国声称拥有主权的南海进行海军挑战表示不满。

在上周访问华盛顿之后,有关澳大利亚和谭保总理的批判性报导在中国激增,谭保在美访问期间同意协助对朝鲜实施新的强硬制裁,并讨论了南海进行“航行自由”行动。

政府消息人士说,最近几周,中国让两国之间较低层次的交流项目、教育访问变得难以成行,还推迟了澳大利亚最高级别的外交官兼前驻北京大使、外交部文官长孙安芳(Frances Adamson)的一次访问

原本谭保计划在3月访问北京,但现在却没了下文——他已经访问过东京和华盛顿——而外交部长毕晓普预定日程中的中国之行,现在也要等到本月中国人大开完会之后才能确定。

作为两国正式协议的一部分,澳大利亚总理和外交部长将于今年前往中国,双方将举行中澳领导人和外长年度会议。

不过政府高层消息人士否认高级别的部长级访问受到影响,称谭保计划在今年晚些时候前往北京,而毕晓普会在人大会议结束后规划行程。

但政府的消息人士也承认,外交和官僚主义因素阻止了一系列访问,因为北京方面对被视为针对中国的反外国干涉法表示不满。

据了解,中国政府推迟了至少一名中国部长的访澳安排,并迫使商业和教育机构与政府政策分裂。

《澳大利亚人报》上周报导说,澳大利亚高校的领导人担心中国政府试图阻止学生来澳大利亚留学。在对大学的压力不断升级的情况下,学校访问取消,在北京举行的高级别教育会议被“推迟”,中国驻堪培拉大使馆的官网上出现了警告来澳留学的危险的信息。

《环球时报》日前的一篇文章将澳大利亚称为“反华急先锋”。

新华社报导说,华盛顿之行未能解决美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分歧,例如跨太平洋伙伴关系。《人民日报》海外版的报导则强调,毕晓普主张,奥迪来呀不会让美国在对南海的航行自由行动上主宰自己。

毕晓普女士说:“我们多年来一直在遵守国际法的情况下穿越南海,我们将继续这样做。澳大利亚是国际规则秩序的提倡者和捍卫者。我们坚信航行自由和飞越自由的原则,我们将像过去一样继续穿越南海。”

去年年底,北京方面的官员在大使馆支持下,针对澳大利亚公布外交白皮书,澳中引渡条约未能通过国会批准,以及包括邓森丑闻在内的关于中国对澳大利亚影响力的报道,一直在向澳方施压。

在中国的一系列论坛中,中国官员和政府支持的智库指出,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澳大利亚人是种族主义和不负责任的。一名官员声称中国正在成为谭保获益的“替罪羊”,而最近的事态发展有可能“损害”双边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