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族党党魁韩珊(Pauline Hanson)希望,ISIS武装分子的子女可以被剥夺他们的澳大利亚公民身份

去年,伊斯兰国一名作战成员的妻子和孩子从中东返回澳大利亚,韩珊在当时就做出过这样的呼吁。

周四,这位昆州参议员对《天空新闻》表示,“他们的父母做出了选择,每次这些父母出去作战,我们都要为孩子感到难过吗?不。”

她提到西悉尼ISIS武装分子Khaled Sharouf,他于2013年12月前往叙利亚。2014年8月,Sharrouf7岁的儿子被拍到提着一名叙利亚士兵的头颅。

韩珊表示,ISIS武装分子的孩子将对其他澳大利亚人构成威胁。

The Queensland senator referenced western Sydney ISIS fighter Khaled Sharouf (pictured), who travelled to Syria in December 2013

In August 2014, Sharrouf's seven-year old son was pictured holding a severed head of a Syrian soldier

“我希望这些孩子与我的孙子同在一间教室吗?”她问道,“不,我可不想。”

Sharouf的澳大利亚妻子Tara Nettleton于2016年死于阑尾并发症,他们共有5个孩子。她的母亲在女儿死后前往叙利亚,但没有找到她的外孙和外孙女。

此前有报道称,她的这位恐怖分子女婿在一次无人机袭击中丧生。

Pauline Hanson wants the children of ISIS fighters to be stripped of their Australian citizenship

韩珊说,大多数澳大利亚人反对允许ISIS武装分子的子女回国。

“父母必须对孩子负责,他们必须做出决定,”她说道,“我不想让这些人回到这里,他们与我们是两路人。”

最近的类似案例是一名三岁的孩子和他的母亲于去年回到澳大利亚,这名孩子的父亲也是一名恐怖分子,在中东作战时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