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伊斯(Barnaby Joyce)也许不是他情人坎皮恩(Vikki Campion)肚子里的小孩的亲生父亲,这位国家党议员称,这件事“还不确定”。

据Fairfax报道,这位前副总理说,他将把这个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抚养,但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亲生父亲。

他表示,在《每日电讯报》头版向澳洲民众曝光坎皮恩怀孕之前,没有人问他孩子是不是他的。这段婚外情最终导致他从内阁辞职。

然而,这篇报道的原作者夏利-马克森(Sharri Markson)在推特上发了一张电子邮件截图,显示在发表这篇报道之前,该报事实上问过他这个问题。

Vikki Campion. Picture: John Grainger

50岁的乔伊斯称,在33岁的坎皮恩可能怀上孩子的那段期间,他大多数时候都和她没有发生亲密行为。据信,坎皮恩是去年7、8月份怀孕的,当时她被从资源部长卡纳万(Matt Canavan)的办公室调去担任国家党议员达米安-邓恩(Damian Dunn)新设的社交媒体顾问一职。不过,在换职位这段期间,她确实有几周时间回到了乔伊斯的办公室。

乔伊斯关于父亲身份的这些最新言论在社交媒体上引起轩然大波,一些人质疑他为什么一开始承认是孩子的父亲,他到底在想什么,并猜想此举说明他把坎皮恩当做替罪羊。

去年12月,乔伊斯因自己拥有双重国籍而参加新英格兰席位的补选。在赢得补选后,他承认他与妻子已经分居。

他和前下属坎皮恩的关系在今年2月曝光,接着引发有关部门对他的差旅费以及面临的性侵指控展开调查。

经历了动荡的一个月后,乔伊斯在新州Armidale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意外宣布辞职。

这次风波促使政府颁布禁止内阁部长与员工发生性关系的规定,也造成总理和乔伊斯的不和。谭保曾公开抨击这件事,他指责乔伊斯犯了“令人震惊的判断错误”。乔伊斯回击称,这位自由党领袖“无能”。

自从与坎皮恩的婚外情曝光以来,乔伊斯面临越来越大的压力。坎皮恩曾是一名记者,于2016年5月开始在乔伊斯的竞选活动中担任媒体顾问。

Barnaby Joyce and his pregnant partner Vikki Campion pictured at Canberra airport. Picture: Kym Smith

同年8月,她正式成为他的员工,并在婚礼前三个月与未婚夫约翰·伯金(John Bergin)分手。

她于2016年12月离开了乔伊斯的办公室,有人怀疑她在另外两个办公室任职是否走的是正常程序。

上周五,这对情侣被看到走过堪培拉机场,这是他们自新闻曝光他们有了孩子以来首次被拍到同框。

乔伊斯对媒体表示,他无意进行亲子鉴定。

“即使孩子不是我的,我也不在乎。我仍会挺过这段日子。我还是会爱他。”

乔伊斯与他的前妻有4个女儿。坎皮恩怀的孩子将是他第一个儿子。

目前坎皮恩和乔伊斯住在Armidale,他们的孩子将在4月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