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学者警告说,澳大利亚高校过于依赖中国学生,并且有可能不得不降低他们的课程质量,或失去独立性。

悉尼多所大学的国际学生人数在过去两年中猛增了50%,为它们带来了财富。

不断上升的留学生人数对大学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福音,但学者和新州审计长担心,这种繁荣可能只是一栋纸牌屋。

新州审计长去年6月份的报告称,大学“很容易”受到中国留学生人数波动的影响,因为它们把太多的鸡蛋放在了同一个篮子里。

“有相关的风险,包括能力限制的压力和保持教学质量的需要。”它说,“如果来自该地区的经济衰退,依赖来自同一地理位置的海外学生就会面临集中风险。”

就连悉尼大学的校长迈克尔·斯宾塞(Michael Spence)也在2014年也承认他们对国际学生过于依赖。

一些学者更担心大学会因受到外国影响而遭到破坏,因为有那么多中国学生集中在一起学习。

查尔斯特大学的公共伦理学教授克莱夫·汉米尔顿(Clive Hamilton)说,澳大利亚应该减少招收中国学生

《无声的入侵: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一书的作者说,过度依赖中国学生正在“腐蚀我们大学的灵魂”。

“大学行政人员如履薄冰,不敢做出任何可能触怒中国当局的事情。我发现这令人深感不安。”他对《悉尼晨锋报》说。

拉筹伯大学(La Trobe University)的中国研究专家詹姆斯·莱博德(James Leibold)说,大学现在也受到中国政府政治动荡的支配。

他表示,中国共产党可以通过阻止学生来澳留学,轻松应对与澳大利亚的紧张关系。

他说:“对发展国际学生市场的痴迷可能会让我们的大学变成文凭工厂。”

但是格拉坦研究所的安德鲁·诺顿(Andrew Norton)等研究人员表示,大学校长们认为,中国留学生需求增长,是一个不容错失的良机

他说,大学甘愿冒这种完全可以预料得到的风险,因为在这种好处持续期间,它带来的效益如此之大,以至于大学根本不可能放弃它。

悉尼大学的海外学生学费收入在三年内从2014年的3.91亿元增长了92%,至去年的7.52亿元,而新南威尔士大学则增长了26%,达到5.6亿元。

现在,悉尼大学有四分之一的学生来自中国,国际学生现在也占其总收入的四分之一。

在全新州范围内,大学现在从海外学生获得的收入高于澳大利亚学生——22.7亿元VS 19.99亿元。

全澳三分之一的国际学生来自中国,但在悉尼大学和新南威尔士大学,这一数字要高出一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