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澳反对党党魁史蒂文·马歇尔(Steven Marshall)已经承认,他曾多次在自己家中招待一名神秘的女华商,而上周五,这名女华商疑似向自由党捐赠了120万元。

矿业公司AusGold Mining Corporation的主管邹莎莉(音译,Sally Zou)上周五发了一条推特(Twitter),展示了一张捐给自由党的金额1,212,018元的支票,不过她很快就删除了这条推文。不过已经有好事者破译了这条推特的“内涵”,称这个捐款数字似乎是指2018年1月21日(1/21/2018),刚好时南澳自由党党魁马歇尔最近庆祝的生日。

马歇尔本周接受澳广(ABC)阿德莱德的电台采访时,否认收到了邹莎莉照片中的这张支票,但承认曾多次在自己家中招待过这名企业家。

马歇尔说,邹莎莉是“在澳大利亚的投资者,我们希望在澳大利亚有更多的投资”。

“她对我们的食品行业感兴趣,想把我们的食品出口到世界其他地方。”他说。

马歇尔说,自由党是否会接受这样的捐赠,需要问自由党的南澳总干事萨沙·梅尔德鲁姆(Sascha Meldrum)。

澳大利亚《卫报》询问了梅尔德鲁姆,自由党是否接受了邹莎莉捐赠的120万元支票,以及该党是否会接受来自邹莎莉的捐赠。

在一份声明中,梅尔德鲁姆回答道:“南澳自由党没有收到你所指的支票。我们完全遵守所有州和联邦的报告要求,并将继续这样做。”

南澳选举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告诉《卫报》,自由党表示没有收到这样的支票。

“如果他们确实收到了捐款,他们将有7天的时间来报告,并且在报告之后的三天内公布[在南澳大利亚州捐款登记选举委员会]。”该发言人说。

捐赠信息披露规则适用于5191元以上的所有捐赠。

南澳工党州长魏特立(Jay Weatherill)告诉媒体,他不会接受个人的120万元捐款,但自由党是否接受“是他们的事”。

他补充说,他从未与邹莎莉会面,但可能在某些活动上见过她。“我最多就跟她说过几句话。”他说。

财政厅长汤姆·寇桑托尼斯(Tom Koutsantonis)呼吁马歇尔澄清自己到底有没有收到支票,以及自由党是否会兑换这张支票。“他应该承诺在收到支票的那一刻就告诉南澳人民,而不是拖到选举之后才说。”他说。

南澳独立参议员色诺芬(Nick Xenophon)趁机表示,这笔捐款充分说明了为什么应该对政治献金设定最高限额。

而联邦自由党部长派恩(Christopher Pyne)则谴责工党利用这个问题来“抹黑自由党和分散民众的注意力”。

邹莎莉通过自己的矿业公司,一直在为南澳和西澳的自由党分支机构捐款,还捐款给联邦自由党。

根据南澳选举委员会的公开登记,与邹莎莉有关的AusGold公司在2017年3月1日至2018年3月1日的12个月内向南澳自由党捐赠了30多万元,其中包括两笔分别为88,888元和8,888.88元的捐款,完全反映了中国文化中对“8”的痴迷。

她也是外交部长毕晓普(Julie Bishop)的支持者,于2016年成立了茱莉·毕晓普光荣基金会有限公司(Julie Bishop Glorious Foundation Pty Ltd)。但毕晓普表示自己对此一无所知

邹莎莉有许多逸闻轶事,包括拥有一辆印有澳大利亚国旗图案的劳斯莱斯,并花费数千元买下阿德莱德当地报纸的大跨页,刊登自己的找房广告。

尽管她常常成为媒体报道的对象,但除了在位于南澳和新州边界的Broken Hill有一个流产的采矿项目之外,外界对她的商业活动知之甚少。曾有报道披露她与中国政府有关。

邹莎莉尚未响应澳大利亚《卫报》的置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