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民调显示,近一半的澳大利亚女性认为,有生之年能够看到男女平等。

在本周四的国际妇女节之前发布的益普索民调显示,在#metoo活动之后,公众对性别平等的看法差异巨大。

尽管三分之二的澳大利亚受访者表示,实现男女平等对他们“个人”很重要,但三分之一的人认为“澳大利亚的男女已经足够平等”。

益普索公共事务总监杰西卡·埃尔古德(Jessica Elgood)表示,年龄可能是造成性别平等态度两极分化的一个因素。

“澳大利亚老年人看到了很多变化,其中一些人可能认为这已经足够了。”她说。

这项与国际妇女节运动合作进行的研究调查了27个国家对性别平等的态度和误解。它发现性骚扰是国际妇女和女童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其次是性暴力和家庭虐待。

尽管#metoo运动引起了全球对性骚扰的关注,但很大一部分受访者表示,女性在提出投诉时,仍然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在澳大利亚,四成女性和三成男性认同“性骚扰的报案常被忽略”的说法。

认为家庭虐待是女性面临的最严重问题的澳人比例远高于国际平均水平,反映了公众近期对这一问题的关注。

与其他国家相比,澳人更关心两性薪酬平等。

尽管如此,48%的澳大利亚女性和49%的男性认为,男女平等“将在我有生之年实现”。

但调查发现,相当大一部分澳洲家庭没有讨论过性别歧视和性骚扰问题。

在澳大利亚,当不对“女权主义者”作出定义时,45%的女性和25%的男性认为自己是女权主义者。但是,一旦将“女权主义者”定义为“主张和支持妇女享有平等机会的人”之后,这一比例上升到59%的女性和44%的男性,比国际平均水平低2%。

当被要求猜测世界500强企业首席执行官的女性比例时,澳大利亚受访者平均猜测12%——是实际份额3%的四倍。但与其他大多数国家相比,澳大利亚人更接近正确答案——全球受访者猜测的平均值是19%。

绝大多数澳大利亚人认为自己可以帮助促进性别平等——57%的人赞同“我可以采取行动来帮助促进男女平等”,略高于国际平均水平。

八成澳人认为“对性骚扰采取零容忍政策对于改变我们的社会至关重要”,尽管有一成人不同意这一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