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珀斯各地的家庭暴力收容所正在亮起红灯,因为陷入困境的弱势亚裔女性移民日益增加,连这些慈善机构也疲于应付,苦苦挣扎。

一位住在珀斯收容所的妇女是跟着丈夫从越南移民澳洲的,抵澳后结婚,但丈夫很快就开始虐待她

她连吃饭都必须乞讨,如果遵守丈夫的要求,就会得到奖励,但平时都被囚禁在家中,为自己和孩子的人身安全担忧。四周后,丈夫就把他们赶出了家门。

好心路人劝她报警后,Mirrabooka警局的家庭暴力部门把他们转介到了一个收容所,该收容所设法夺回了这名越南妇女的护照,并联系航空公司和国际移民组织把她和孩子安全地送回了家乡。

一名印度女性从小为人当女仆,后来听从雇主的安排,与一名居住在珀斯的印裔男性结婚,但她来到珀斯后,才发现该男子已有家室。

感到自己遭到背叛的她质问丈夫,而丈夫不但对她各种辱骂,而且很快开始拳脚相加,还不时威胁要杀了她,撤销她的签证。接着,他甚至在一名朋友面前强暴并殴打她。

按照印度传统文化,他的丈夫把她视为一件财产,而他已经不想再要她了,于是报警要警方把她带走。警方帮助她进入了柏斯的一家收容所,并鼓励她对丈夫申请法庭限制令。

然而在法庭上,她不得不依赖一名技术不精的男性翻译来表达自己的意愿,而法庭在不清楚事件背景的情况下,甚至问她做错了什么才导致丈夫报警。

收容所帮助她获得了一笔危机补助,把她送到医院治疗严重的肾病,给她喂饭,支持她,并帮助她终止了因强奸而导致的妊娠。

当她病重时,他们帮助她联系家人,把她送回家接受照顾。

在另一个案例中,一名菲律宾妇女移民来到珀斯,与丈夫以及她两个孩子的父亲团聚。但丈夫很快开始虐待她,关系破裂之后,前夫获得了孩子们的抚养权,然后强迫她每天到自己家里做饭、打扫卫生和照顾孩子,晚上离开。

她只能睡在朋友家的沙发上,但当她得知前夫打算把孩子们带到国外之后,她抢先把孩子们带到了一家收容所。收容所帮助她获得了共同监护权,并获得了一份清洁工的工作,她很快就能独立生活了。

另一名移民女性则是带着8岁孩子来澳与一名男性结婚。但丈夫拒绝为这个孩子支付每学期3000元的学费,并开始对母子俩暴力相向。现在,这名母亲没钱送孩子上学,为了照顾孩子也无法工作,而小男孩已经错过了一年的教育,母子俩住在收容所,等待他们的居留申请结果。

西澳妇女家庭暴力委员会政策官员克里斯托(Kedy Kristal)表示,这样的故事并不罕见,这名8岁男童也并非珀斯收容所中唯一无法上学的孩子。

委员会刚刚完成了两年的数据收集工作,以支持他们的观察,即避难所接待了更多没有钱也领不到福利金的家庭暴力受害者。

他们包括嫁到澳大利亚的女性,持457签证与伴侣一同来澳的女性,留学生,游客,持过桥签证的女性,以及来澳后找不到工作的新西兰女性。

当这些女性,主要是母亲,做出逃离暴力伴侣的艰难选择时,他们往往得不到其他支持,只能向收容所求助。

从2016年1月到2017年12月,珀斯的收容所共接待了94名单身女性和219个家庭(包括304名儿童),而收容所本身没有任何来自州和联邦政府的资助,这对有限的预算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西澳家庭和家庭暴力预防厅长麦格尔克(Simone McGurk)说,这个问题并非西澳独有,她建议将其列入下次澳大利亚妇女安全厅部长会议的议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