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岁的琳达•施密特(Linda Schmidt)本应该好好地享受退休生活。
然而,在过去两年里,这位住在珀斯的护士却因负债累累,一直在找银行讨说法。
“我只能活一天是一天,郁郁寡欢,”她对ABC的晚间节目7.30说道。
她欠了6家银行300多万元。
这些是她的自住房和11套投资房欠下的贷款。
她的退休金从2012年的 50多万缩水到只剩540元。
现在她连自己住的房子都快保不住了。
由于很多人的房贷压力越来越大,消费者权益倡导人士呼吁银行皇家委员会审查不负责的抵押借贷以及银行评估还贷能力的方式。
那么,一名女人在快70岁的时候是怎么靠着护士的微薄薪水借来这么多钱的呢?
施密特在好几年前就开始投资房地产,作为一种赚取被动收入的途径。
她曾一度拥有14套投资房,其中大部分都是由6家不同贷款机构提供只付息贷款。
她本打算建立一个投资组合,然后提前退休,这是她多年来参加致富研讨会学到的一种策略。
在西澳的矿业繁荣时期,这一切看起来是有可能的。
但后来萧条期来了,她的房子变得很难租出去。
如今,为了偿还巨额贷款,施密特还在当夜班护士,根本没有早早退休。
由于无法及时还贷,她的很多贷款都拖欠了数千元。
“我心力交瘁。我太累了,睡都睡不着,”她说。“我觉得自己像个沙包。”
施密特最近的一份贷款是四年前通过一个经纪人从西太银行拿到的。
尽管已经欠银行将近100万元,67岁的她还是通过自管退休基金(SMSF)获得了又一笔36万元的贷款。
她现在意识到她的计划有多么不切实际。
由于施密特符合西太银行的标准,因此批下了贷款,那套房子起初是出租出去,但后来空置,空置了18个月。
现在她拖欠着房贷,西太银行警告说要收回这套房子。
施密特向金融监察服务机构(Financial Ombudsman Service,FOS)反映了情况,声称这笔贷款一开始就是她无法负担的。
她称她只看到了她签署的贷款申请表的三页。
当她最近申请完整的表格时,她对里面的内容感到震惊。
施密特表示,这份文件夸大了她的资产,包括她的退休金,并低估了她现有的债务。
西太银行表示,根据隐私条款,它不能讨论客户个人事务。
“西太银行正在调查此事,并配合金融监察服务机构,确保得出公平的结果。西太银行已经与客户直接接触,提供困难援助和支持,”该银行在一份声明中说。
与此同时,施密特还卷入了与西澳成员银行P&N的另一场纠纷。
P&N已收回她的两套投资房,并要求她在4月之前偿还债务,否则将失去她在Darlington的住所。
目前此事已交由金融监察服务机构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