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全國肥胖人口中,年輕女性已成為“重災區”,她們不斷“橫向發展”的速度居全國之首

專家警告稱,這種發展趨勢對健康成本和下一代將造成災難性的影響,因為兒童肥胖與父母在生孩子之前的飲食習慣有關。

迪肯大學肥胖問題專家皮特斯(Anna Peeters)教授稱,從2000年到2012年,25-34歲之間女性的腰圍平均增加了8.4厘米,在任何年齡段的女性當中,她們的腰圍增加最多。同時,這個年齡段的女性在這一時期的體重也相應增加,每年增加590g。

1995年,統計局的健康調查顯示,這個年齡段的女性平均體重為63.6公斤,而在2015年的同項調查中,這一數字上升到69公斤。

相比較於年長男性,年輕男性腰圍的增長速度也更快。

從2000年到2012年,25歲至34歲的男性腰圍每年增加55毫米,而他們的體重每年增加550g。1995年,這個年齡段的男性平均體重為80.6公斤,而2015年這一數字已增至85公斤。

肥胖專家對此提出警告,並從使用體重指數(BMI)轉向腰圍測量,認為這是衡量體重增加會給健康帶來風險的一個更好的方法。

新的研究顯示,與那些擁有較高體重指數的人相比,腰圍超過80厘米和94厘米的女性和男性,患高血壓、2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和死亡的風險同樣也會增加。

這種衡量超重和肥胖比率的新方法顯示,澳大利亞人的肥胖程度是BMI指數的兩倍。2012年,男性擁有大肚腩的比例為26%,女性則為48.1%。

研究人員對澳大利亞人的腰圍進行研究,研究人員吉倫(Emma Gearon)稱,最好的解釋是,人們的脂肪越來越多,肌肉質量卻越來越少。

彼得斯教授稱,基於當前數據,年輕人尤其是年齡在18歲至25歲之間,他們的體重增加最快。

原因是,高能垃圾食品對這一群體的嚴重營銷,他們從事兼職工作有更多的可支配收入,活動較少以及花更多時間在電子產品上。

彼得斯說,“這真的令人擔心,因為減肥太難,這些年輕人老了後甚至可能比目前的老年人更胖,除了增加殘疾、生病以及降低生活質量的風險,同時也會帶來社會成本,包括生產率損失和醫療成本增加。”

2012年澳大利亞的一項研究發現,嚴重肥胖人口的醫療費用是普通人群的兩倍多。

肥胖專家非常關注年輕女性的體重增長速度,因為她們擔心這會讓未來幾代的孩子更容易患上肥胖症和慢性疾病。

去年12月,專家曾警告說,今天出生的嬰兒壽命會更短,而且會患上更多的疾病,因為他們的父母在懷孕期間體重超標。超重父母的孩子患肥胖症、2型糖尿病、腎病和癌症的風險更高。

澳大利亞健康與福利研究所發現,全國的肥胖問題始於青少年時期,但一旦年輕人離開學校、找到第一份工作或上大學,這種情況將猶如災難性。

與20年前出生的人相比,2015年,18-21歲年輕人的肥胖率是他們的兩倍多。

1995年,18歲至21歲的年輕人中,只有8%的人肥胖,到2015年,這一比例上升到15.2%。

國家預防健康機構對政府表示,男性體重增加的關鍵時期似乎是離開學校後的5-10年。

該機構稱,對於女性而言,在25至54歲期間,肥胖的幾率似乎最大,而在此期間,懷孕和更年期可能都有影響。

吉倫在對腰圍增長的研究發現,2011 – 12年,十分之一的女性的體重在健康範圍,根據他們的BMI指數,一半的女性和四分之一的男性為超重,但實際上根據他們的腰圍,應歸為肥胖。

皮特斯教授稱,為防止年輕人體重增加,政府需對兒童和青少年的市場營銷進行強有力監管,在各個社區提供健康食品,以及減少久坐時間和增加體育活動。

肥胖問題並不是年輕人的專利,幾乎每個年齡段的澳大利亞人都在逐年增胖,而問題只會變得更糟。

悉尼大學肥胖專家海斯(Alison Hayes)教授已對澳大利亞人未來肥胖問題進行建模預測,結果發現到2025年,六分之一的女性和十分之一的男性將會嚴重肥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