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人认为,通往成功的必经之路是从高中的神圣殿堂直接进入大学或技术与继续教育(TAFE)深造

但对于有些人来说,当他们最终决定成为面包师而不是律师时,他们在18岁时决定所学的专业则是毫无用处的。

下面这些人在大学毕业时,就发现那一纸文凭对他们来说就是废纸一张。

罗素(Briana Rosso专业:广告和公共关系,大众传播学

出生在布里斯班的罗素学了四年广告和公共关系的大众传播学,这个学位花了约6.5万元,而27岁的她认为那就是在浪费时间。

Brisbane-born Brianna Russo (pictured) studied Mass Communication Majoring in Advertising and Public Relations for four years

“我最初选择这个学位是因为我想了解媒体交流和传播信息的技能。但当我拿到学位后,我意识到这个行业是多么的宽泛,我感到不知所措。”她说道,“老实讲,我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走。”

在大学的第一年,当学了必修课后,罗素称她对媒体还是没有更多了解。她说:“在媒体行业的几份工作中,我觉得自己一直都是顺从的角色,没有动力,我决定搬到墨尔本去追寻我的梦想。”

“我找到了一份礼品行业的工作,当时我的主管非常支持我,并帮助我创立了我的梦想事业。”

就在一年前,罗素成立了“The Bundle Collective”(TBC),这是一家定制送礼服务公司,曾与谷歌、QT Hotels、Bauer Media和墨尔本赛马俱乐部合作过。

罗素说,“一些学位对某些职业毫无意义,这点我完全同意。在我获得的任何工作中,我从来没有被问及我是否拥有学位,以及我大学期末成绩是多少。”

简·卢(Jane Lu学工商专业

30岁的简·卢是是在线时装零售商Showpo的CEO,她的所学与所从事职业也完全是两条平行线。

简曾在会计事务所安永工作,她说,“我的主要目的是不用再回去从事过去的工作。”

Jane Lu, the CEO of online fashion retailer Showpo, (pictured) is another woman who ended up following a career path that was completely different from what she studied

Having a business degree is meant to help, but if anything, university gives you life skills,' she told Smart Company (Jane Lu pictured)

“要说拥有一个学位对你有所帮助的话,那就是大学会给你生活技能,我的工商学位和我所做的事情没有直接关系。”

来自悉尼的简在18岁时辞去了公司工作,很快就陷入负债。2010年,她在父母的车库创立了时装网店“Showpo”,据称目前该公司市值超过3000万元。

布里甘蒂(Gabriella Briganti学习应用设计

25岁的布里甘蒂在一所私立大学花了三年时间学习应用设计并获得学士学位,最终花费74,000元。

她说,“从我记事起,我就想设计服装,引领时尚生活。我喜欢造型、创造、设计和制作;但在业务方面这些并不是很重要,我喜欢推销自己的品牌,甚至还在一些时尚摄影中出镜过。”

Gabriella, 25, (pictured) studied a Bachelor of Applied Design at a private college, which is a three year course that ended up costing her $74,000

但她也承认,她所做的许多工作似乎都是徒劳的。

布里甘蒂最近开始在一家房地产集团工作,她的坐标是购物中心,在那里协助销售,为客户提供服务,并与客户建立/维持关系。

她对高中毕业生提出了一些建议。

“我认为,在12年级,这些17或18岁的人要做出决定的压力会对他们日后的生活产生很大的影响。如果这是你想要的,并且它对你来说是正确的,那么大学是很棒的。”

“有很多方法可以实现你的职业梦想,比如实习、当学徒、TAFE或者更短的课程,至少你可以从你所选择的行业中找到你所喜欢和你真正想要的东西。”

文森特(Harry Vincent学电影研究

Sydney-based photographer and videographer Harry Vincent (pictured) now runs a successful production company called Kangiten Productions - but he admits to doing a 'useless' degree in film before he branched out

文森特来自悉尼,是一名摄影师和摄像师,现成功经营着一家名为Kangiten Productions的制作公司,但他承认在拓展业务之前,拿的是一个“无用的”学位。“我个人认为在我的学位上,我浪费了三年时间。”他说道,“考虑到我在学位上投入的时间和金钱,我觉得我的回报很少。”

“同时,在线教学电影制作和摄影上已经有那么多免费资源,只能说读大学唯一的好处就是认识到志同道合的电影制作人。”

“如果我能回到过去,我会选择把钱投资到我的制作公司,而不是拿那一纸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