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destrians in Melbourne

截止到2017年9月底的12个月里,澳大利亚的人口增长了1.6%,达到2470万人,即每1分26秒便增加一个人

按照这个速度,去年圣诞节前,人口应该就已经突破2500万。

维州仍在继续推动澳大利亚人口增长,其年增长率为2.4%,而新州–人口最多的州—其增长速度与全国平均水平相一致。

昆州的人口增长率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到第四季度公布的时候,它的人口应已突破500万。

澳大利亚统计局表示,在全国范围内,净海外移民增加250,100人,占澳大利亚总人口增长的63%。

“出生人口为306,500人,死亡为161,000人,澳大利亚自然增长人口为145,500人。”

8年来,澳大利亚的移民总数呈最快速度增长,但仍低于2008年全年12个月316,000人的峰值。

CBA的艾伦(Belinda Allen)表示,近年来,净海外移民与人口增长的比率已经有所上升。

她说:“移民的流入总体上偏向于技术移民,而不是那些非技术移民。”

学生签证申请是移民增长的关键推动因素,在截至2017年底的6个月里,中国、印度、巴西和尼泊尔的申请人数均上升逾14%。

A graphic showing net interstate migration in the September quarter 2017

新州居民“逃离”

在各州之间的“净州际迁移”角力中,新州居民仍持续往北和往南迁移,分别越过Tweed River和Murray River。

在截至9月底的12个月里,昆州人口净流入量居全国之首,共19,300人,而维州紧随其后。新南威尔士是最大的输家,有16,400人搬出。

A graphic showing the components of population change over 20 years

人口猛增抑制工资增长

人口迅速增长加上劳动力参与率提高,是失业率和就业不足无法下降的原因,尽管过去一年新增约40万个工作岗位。

而这种人口增长反过来又继续给工资带来下行压力,因为就业市场的产能过剩限制了工人谈判加薪的能力。

安保资本(AMP Capital)的奥利弗(Shane Oliver)表示,这一现状有两个方面。

他说:“至少在短期内,人口的高速增长和更多的人口涌进将会抑制工资增长速度。从长期来看,我看到的大多数研究显示,需求正在回升,人口增长对经济是有利的。”

人口的激增也会导向另一个热门的话题:房价。

奥利弗续称:“我们习惯于以每年20万人口的增长速度供应住房,而不是每年40万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