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当澳洲亿万富翁、科技大亨迈克•坎诺•布鲁克斯(Mike Canun brookes)出席参议院未来就业专责委员会的审查时,他警告说,如果澳洲不勇敢面对新科技的挑战,这个国家将会落后。

作为软件公司Atlassian的联合创始人,他说的话是有说服力的。未来10年内,40%的澳洲工作岗位将被自动化取代。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痛苦和社会动荡”将接踵而至。

他提供的答案是,把重点放在再培训、再分配和创造新的就业上。

Entrepreneur Mike Cannon-Brookes, co-funder of software firm Atlassian

迈克的言论反驳了一段时间以来一直在流传的说法。尤其是政客们所说的,即使是在全国失业率很低的时期,他们也强调“就业,就业,就业”,以此来安抚民众对失业和经济衰退所带来的贫困和身份丧失的担忧。

一场关于澳洲最低工资的政治辩论正在激烈进行。

我们当前所处的时代是一个以不平等性日益扩大为特征的时代,全球最富有的1%人口拥有全球一半的财富,高于10年前的42%。40年前,工人工资占澳洲GDP的比重是54%,而如今是47%。

与此同时,澳洲的失业率降至5.5%,总理谭保洋洋得意地说,如今澳洲的就业人数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国民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澳洲的商业环境创历史最佳。

企业和就业市场似乎都很好地适应了新经济。真正被破坏的是平等性,而且会越来越糟。

企业在零工经济中蓬勃发展,因为商业合同剥夺了工人在20世纪劳工运动中争取到的权利。

与此同时,投身零工经济的公司声称他们的雇佣模式对其员工来说是一个福音。“灵活的工作可以适应你的生活需要,”Uber说。Foodora表示,它的司机享受“自主选择工作时间和地点的自由”。

在高谈赋予员工自由、选择权和自主权的同时,却缺失了对员工的保护,这听上去有点像奥威尔式(Orwellian)的欺人之谈。

未来工作的真正危险不在于机器人抢走了我们的工作,而在于企业拒绝分享繁荣的成果。这是一场由企业老板领导的革命,而不是机器人。指责这种冷冰冰的“技术”只是为了逃避对人类行为的责任。

如果照现在的情况发展下去,未来我们的不平等性将进一步扩大,就业权利被侵蚀,就业保障减少,就业安全网将消失。这种体系将助长“赢者通吃”的价值观。

这些问题不是由技术变革造成的。

在经历了40多年的新自由主义实验之后,这已经被证明是错误的,尽管我们现在的政府一直还在鼓吹这些旧观点。

因此,尽管经济正面临科技变革,但陈腐的新自由主义政治教条在科技变革面前还是纹丝不动。

 

(本文摘译自abc.net.au  Carl Rhodes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