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机构Anglicare委托进行的一项新分析发现,澳大利亚人口中最富有的五分之一每年享受680亿元的税收优惠。

这些补贴包括负扣税,退休金税惠和资本利得税优惠,酌情信托以及私家医院和私立学校学费的GST豁免。

这份名为《特权的成本》(The Cost of Privilege)的报告于周一发布,显示每名普通工作者每周要掏出37元来养这些富人,相比之下,领取失业救济金“找工津贴”(Newstart)的人每周要掏6元。

“我们听到的永远是澳大利亚人要付出多少辛劳才能够支付福利金账单,”Anglicare Australia执行董事凯茜·钱伯斯(Kasy Chambers)说,“但却没有人告诉过我们,而且更难以发现的是,富人上私立学校,私家医院,使用信托,以及住在售房收入可以享受资本利得税优惠的房子里,需要多少成本。”

“我们总是听到政客们说,他们很想提高Newstart,因为它实在太低了,但他们没钱呀。”

“可我们的计算表明,他们面临的不过是一个选择的问题。当把这些加在一起,他们给予最富有的五分之一澳大利亚人的税惠是非常可观的。”

该报告详细介绍了四对假想夫妇的情况。最贫穷的“凯文和安德丽雅”有两个分别为11岁和9岁的儿子,就读当地的小学。安德丽雅在大儿子出生时就辞去了兼职工作,攻读会计专业。而凯文已被裁员。他们获得的找工津贴,家庭税收优惠A项和B项以及租金援助一年达到42,103元。

最富有的“蒂姆和米歇尔”有两个9岁和7岁的孩子,他们都进了私立学校。他们还为全家人购买了顶级的私人健康和医院保险。蒂姆有一家年营利23万元的公司。米歇尔是该公司的董事,但不在公司外工作。

他们对名下的两处投资房进行了负扣税,而且夫妇俩每年都往自己的退休金账户里存入最高2.5万元的税前缴款。通过使用这些优惠,他们能够将其应税收入减少到58,340元和37,000元,共计纳税21,579元。他们总共获得了99,708元的税收优惠。

智库Per Capita的艾玛·道森(Emma Dawson)和华理克·史密斯(Warwick Smith)编制的分析报告排除了对最富有的五分之一人口有利的股息归集税惠和其他优惠措施。

“这些都是合法的。我们也并不是在批判那些利用税惠措施的人。”钱伯斯说,“我们批判的是税惠竟然是以这种方式存在。”

实例研究

凯文和安德丽雅

租房,两个孩子,失业。

纳税人支持:每年42,103元

 

安东尼和玛丽亚

租房,三个孩子,残障年金,兼职工作。

纳税人支持:每年36,824元

 

迈克尔和吉莲

自有住房,三个孩子。年收入分别为30,000元和60,000元,拥有一套负扣税投资房。

纳税人支持:每年71,705元

 

蒂姆和米歇尔

自有住房,两个孩子,拥有一家年盈利23万元的企业,两套负扣税投资房

纳税人支持:每年99,708元

 

资料来源:《特权的成本》报告,由Per Capita为Anglicare Australia编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