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涉及時尚零售設計時,悉尼建築師何凱文(音譯,Kelvin Ho)在業內眾多知名品牌的快速撥號清單上,在過去13年里,他為30個不同的澳大利亞品牌設計了300間奢侈品店的室內裝潢。他曾參與紐約時裝周常客Dion Lee,Camilla和Marc,Willow,Lover,Sass&Bide和以及走奢侈品路線的基本款服裝品牌Bassike合作,包括為Bassike設計了位於洛杉磯威尼斯海灘(Venice Beach)100平方米商店的室內裝潢。   

何凱文的Akin Creative機構還為Incu集團旗下的12家連鎖店進行室內設計,其中包括國際品牌Rag&Bone和A.P.C的四家當地旗艦店,並為紐約男裝品牌Saturdaydays NYC在悉尼和墨爾本的兩家商店進行設計。

“我認為這可能是我們公司的主要實力——真正重要的是與核實的品牌合作。”他的時尚設計作品佔Akin Creative營業額的50%,而他打造的精品店,裝修預算從20萬澳元到200萬澳元不等。

他的作品集涵蓋了各種風格。悉尼,墨爾本,布里斯班和珀斯的六間Camilla和Marc精品店採用了華美的曲線與新古典主義風格,以大理石,法國橡木和天鵝絨為主要材質,而Dion Lee在悉尼,墨爾本,黃金海岸和布里斯班的七間商店則採用預製混凝土,閃閃發光的鏡面拋光不鏽鋼和玻璃打造出未來主義——後者將於9月份開業。

多虧了澳大利亞化妝品製造商Jurlique,何凱文的國際業務正在迅速擴大。2015年Jurlique重塑了品牌概念,並聘請何凱文為這家天然護膚品牌的新店進行設計。該品牌於1985年在南澳成立,並於2011年被日本的Pola Orbis Holdings Inc以3億澳元的價格收購。

如今,人們可以在澳大利亞,香港,中國,泰國,新加坡,倫敦,美國和歐洲的50家Jurlique新店中,看到諸如銀色石灰華和橡木等材料打造的新極簡主義風格商店概念,該品牌的最終目標是把這一風格運用到全球所有279家門店。。

“我們對中國、日本和韓國市場進行了大量研究,我們為這些市場量身定製每一家Jurlique商店。”

何凱文是一名香港華人移民的兒子,他父親是一名機修工和建築工人,在1969年來到澳大利亞,出生在悉尼的何凱文不會說粵語,也不會說中文,但每年至少回香港兩次,包括一年一度回柴灣給祖父掃墓。

何凱文2003年畢業於悉尼大學,獲得建築學學士學位,之後為兩家悉尼建築公司Woods Bagot和Andrew Burges Architects工作。

2005年,他單飛開了自己的公司,開始接零售時尚領域的設計案,當年晚些時候,一名設計師朋友把他推薦給了高級時裝零售商Belinda Seper,該公司正在為悉尼CBD的第二家店鋪The Corner Shop尋找新的設計理念。

之後,Seper不僅在這家店採用了何凱文的設計,還請他設計了悉尼,墨爾本和布里斯班的另外三家奢侈品店。Seper的認可讓何凱文在業內得到了更加廣泛的矚目。

他的其他早期客戶包括Sass & Bide。該品牌2009年瀕臨倒閉時得到了兩名墨爾本投資者的拯救,後者最終以7200萬元的價格把該品牌出售給了Myer百貨連鎖店,其20家澳大利亞商店和1家紐約商店均由Akin Creative設計。

何凱文說,這些品牌都野心勃勃,而且敢於冒險選擇與不知名的新設計師合作,而他則能夠充分利用全球金融危機中的低迷市場。

他欣賞彼得·馬里諾(Peter Marino)和大衛·奇彭菲爾德建築師設計所(David Chipperfield Architects)為Chanel,Dior,Brioni以及Valentino等品牌設計的商店,以及Family New York為Off-White設計的更加前衛的店面。

“我覺得像紐約這樣的地方有非常好的機遇,因為租金較低,而且有購買需求,消費者渴望獲得很棒的零售體驗,他們想去實體店,他們需要一種新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