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工资的战争已经开始。

电视屏幕上已经充斥着工会资助的广告,这些广告描绘了就业无保障的危险。不久之后,澳洲企业将予以反击,对“反商业力量”发动广告攻势,强调蓬勃发展的商业领域在创造就业方面的优点。

由于未能获得所需的两项关键的参议院投票,以通过将公司税率从30%降至25%的立法,谭博政府已发誓要在5月预算案公布后再次尝试。它坚称,公司减税是提高工资的关键:企业将雇佣更多的人,对工人的争夺将会加剧,工资水平自然会上升。

但工党已经放弃了先前对削减公司税率的支持,转而承诺将预算修复放在优先位置,并取消对大企业的任何减税。它认为,任何减税都将极大地惠及公司高管和股东,而非普通工人。

战线拉紧,工资问题似乎将主导政治舞台,直至下一次联邦选举。关于就业和工资的事实从未如此重要过。

工资

那么澳洲的工资怎么了?

在过去,经济通常遵循一个非常简单的公式:经济增长会推动失业率降低,工资会上涨。

澳洲经历了26年的经济增长。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失业率曾飙升到6%以上,如今已降至5.6%。去年,澳洲录得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强劲的就业年。

然而,在过去的五年多时间里,工资增长一直乏力。

在过去20年里,工资平均增幅约为3.3%,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曾达到了4.3%的峰值。2008年末,美国投行雷曼兄弟倒闭后,工资增速大幅下降,但在2010年末开始反弹。

但在2012年中期,澳洲矿业繁荣的投资阶段开始衰退,工资增长的步伐再次开始放缓,在去年达到1.9%,与低迷的通胀率持平。现在它又回升到2.1%。

生活水平

澳洲家庭正感受到工资增长放缓的影响。

根据统计局最新的家庭收入和财富调查,经家庭人口规模调整,澳洲普通家庭的可支配收入(即扣除税收和转账后的收入)从2013年-14年的每周1029元降至2015-16年年的每周1009元。

虽然每周减少20元看起来不多,但一年下来就是1040元。

尽管通货膨胀总体上是温和的,但住房、幼托、医疗保险、电力、天然气和教育的成本都大幅上升。

因此,人们觉得自己变穷并非是空穴来风,他们是真的感觉到了压力。

创造就业

联盟党经常宣扬其创造就业的政绩。从某些方面看,就业市场确实在蓬勃发展。

在2013年成为总理之前,艾伯特就承诺在5年内创造100万份新就业。四年半后,经济接近于达到这个目标。

去年是2008年以来就业增长最为强劲的一年,就业人数增加了3.3%。这相当于增加40多万份新工作,其中约四分之三是全职工作。

问题在于,新增的就业数量,只是与不断增长的人口所需的就业相一致。

目前的失业率是5.6%,和联盟党执政的时候相同。重要的是,它仍高于5%,大多数经济学家认为,失业率只有降到5%,才会产生薪资压力。

接下来工资会如何?

经济学家对于降低企业税率的好处是否会直接流入工人的口袋仍存在分歧。

从理论上讲,至少在长期内,这应该会对工资有影响,因为上涨的投资水平会扩大经济蛋糕,让企业雇佣更多的工人,并与他们分享生产力提高带来的成果。

但是,正如财政部自己的模型所显示的那样,这些影响是有限的,需要等待很长时间才能发挥作用,并且政府将非常依赖于其他涨税来填补减税带来的收入缺口。例如,更高的个人所得税将抵消任何工资上涨。

这样看来,工资似乎仍将是今年热门的政治问题。

 

(本文摘译自《悉尼晨锋报》 Jessica Irvine & Adam Gartrell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