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服务行业的一些人士支持把人们领取退休储蓄的年龄延后。但别忘了,无论他们的理由有多么冠冕堂皇,这个行业是靠尽可能多地持有人们的退休金(superannuation)赚钱的,从而让它收取的管理费最大化。

2014年,当时的财相霍奇曾提出上调领取退休金的年龄,但没有被联盟党和工党采纳。

但这件事不太可能就这么过去,格拉坦研究所也支持把领取退休金年龄推迟到60岁以上。生产力委员会称,把年龄提高到65岁可以使联邦预算在2055年之前每年节省70亿元。

现在,养老金(pension)的领取年龄已逐渐上升,前工党政府将1957年1月之后出生的人的退休年龄从65岁上调到了67岁。联盟党仍保留了到2035年将退休年龄提高到70岁的政策;而工党不希望把年龄推迟到67岁以上。

金融服务行业的一些人说,允许人们提前5年领取养老金的政策应该保留。这意味着,若退休年龄是67岁,则62岁即可领取养老金,若退休年龄为70岁,则65岁即可领取。

不过,迪肯大学的税收和退休法规及政策研究者拉米-哈内戈比(Rami Hanegbi)说,把退休金领取年龄推迟到60岁以后不太可能带来经济或社会效益。

哈内戈比在《澳洲税务论坛》期刊上发表的一篇论文中说,将领取年龄提高到60岁以上,会让许多劳动者别无选择,只能继续工作,这可能会带来严重后果。

“比如,一些工作对体力要求比较高,比如砖瓦工,工作时间也较长,有些人难以胜任,”他说道。

谈到人口老龄化和养老金支出的增长,他表示,也许会有一些经济上的好处,“但可能很有限”。

“虽然人们的寿命确实延长了,但‘健康生命年’(healthy life years)并没有显著增加,”他说。

“因此,把退休金领取年龄从60岁提高到65岁,会极大地减少人们的‘退休黄金年’,即同时享受退休和良好健康状况的时期。”

“这样一种政策带来的重要后果还包括,它会对人们的自决权利造成负面影响,并且削弱了人们对退休金制度的普遍信任。”

哈内戈比表示,颁布这样的政策将对人们的生活产生重大影响,它应该建立在确凿的证据之上,显示这类法规会增进人们的福祉,方能实施。

但他说道,“在上调退休金领取年龄这件事上,这样的证据似乎很匮乏。”

 

(本文译自《时代报》  John Collett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