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沒有明確的權力,聯邦政府的職場監管機構卻向臨時外籍工作者承諾,只要他們協助監管機構進行剝削外勞的調查,就可以免於遭到驅逐,但費爾法克斯媒體曝光,職場監管機構其實根本就沒有決定權。

一年多來,公平工作調查專員(Fair Work Ombudsman,FWO)一直公開聲稱,如果他們也是剝削的受害者,並且繼續協助調查,那麼違反簽證工作規定的臨時移民工人將不會被驅逐出境。

但新州工會(Unions NSW)根據《資訊自由傳播法》獲得的文件顯示,這僅僅是FWO與內政部(前身為移民和邊境保護部門)進行的非正式協商,而非具有約束力的協議。

在題為「新FWO / 移民與邊境保護部轉介協議」的文件中明確指出,對於擁有工作權利的臨時簽證持有人而言,「一般情況下不會取消他們的簽證、扣留他們或者將他們遞解出境」。

但前提是,「簽證持有人承諾今後遵守簽證規定」以及「沒有其他取消簽證的理由」。

該文件稱:「對於任何不具備工作權的簽證持有人,[內政部]將不會作出任何承諾,只會依據案情來審理每宗案件。」

該文件還包括另一部分,以幫助監察員決定是否把案件轉介給內政部處理。

該協議據稱旨在「打破舉報剝削的障礙,並鼓勵臨時簽證持有者向FWO尋求協助,確保在合規活動中協助FWO的個人不被驅逐」。

但新州工會的書記馬克·莫雷(Mark Morey)表示,監察員必須立即澄清移民工人的狀況。

「如果這些工作人員要出面揭露工作場所的欺詐行為,他們需要獲得當局鐵一般的支持。」莫雷說,「我們需要立即對協助進行剝削調查的外籍工作者出台大範圍的驅逐豁免,知道我們找到一個真正的、持久的解決方案。」

莫雷說,當工作人員要求當局提供書面保證,說明他們在揭露剝削後不會被驅逐出境時,當局很少提供。

「難怪剋扣移民薪資的做法在這個國家如此普遍。」莫雷說,因為移民工人根本沒有能力或保護,可以維護自己的勞資權益。

新州還呼籲召開一個涉及工會、相關聯邦部門和FWO的緊急圓桌會議,明確確定移民工人的發言權。

新州工會表示,FWO經常出席國際學生活動並宣傳所謂「可以免於被驅逐出境」的特赦。但是當留學生對特赦的形式提出質疑,或者要求書面確認時,FWO經常「迴避問題」。

文件顯示,截至2017年3月24日,FWO向內政部轉介了13宗案件,當中許多人涉及7-Eleven剝削醜聞。

而這些人的命運還是未知數。FWO的發言人表示:「據我們所知,我們可以肯定,在向FWO求助並符合上述條件的簽證持有人中,沒有人的簽證受到不利影響。」

文件還表明,FWO最終幾乎無法控制內政府是否取消簽證。

在澳大利亞估計有72萬名國際學生,還有將近13.4萬名移民工人持417打工度假簽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