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澳一位名誉研究员最近刚满104岁,在这一特殊日子里,他只许了一个生日愿望

来自珀斯的古德尔(David Goodall)博士和他的家人朋友在他女儿的家中庆祝自己的百岁生日。但当他吹灭生日蜡烛时,他许下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愿望。

他说,“我想死。”

古德尔之前被伊迪丝科文大学( Edith Cowan University)告知他必须在家工作后,于2016年还登上了新闻头条。他说,“我更愿意再年轻20或30岁。”

古德尔的健康状况最近几次均出现恶化,由于视力不好,无法阅读邮件,他能做的大学工作已经不多了。

Dr David Goodall (pictured) celebrated his 104th birthday but said that he wanted to die

这样的身体情况让他感到难过。他说:“这肯定缺乏尊重,根本就没有尊重。”

古德尔成为Exit International的一员已经有20年了,这是一个为安乐死合法化的机构。他认为,人一旦过了中年,他们就应该拥有完全的公民权利,包括协助自杀的权利。

Dr Goodall celebrated with his family (pictured) but spoke about the woes of getting older

到2019年中期,那些身患绝症且无法治愈的患者,寿命无法达到6个月以上,将能够在维州被合法安乐死。北领地也曾有过“短命”的法案,但在1997年被联邦政府否决。

据报道,西澳的一项调查显示,90岁以上的老人应有获得协助自杀的权力。

德伦德尔(Trendall)向议会调查Albany安乐死问题时称,“在我看来,我们应该有获得这种选择的机会–当我们觉得生活不再是完整的,我们的精神健康恶化,或者我们知道自己要依赖于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