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富首席酿酒师 Peter Gago

澳洲对中国的年度葡萄酒出口总额首次突破10亿元大关,对于股市“宠儿”奔富(Penfolds)母公司富邑集团(Treasury Wine Estates)来说又是一个利好信号。

行业团体澳洲葡萄酒管理局(Wine Australia)透露,在截至3月31日的一年里,澳洲对中国的葡萄酒出口总额跃升51%,达到10.4亿元。

富邑旗下还有Wolf Blass品牌,它是中国出口成功背后的主要推动力,因为它瞄准了中国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过去4年里,富邑的股价翻了两番,达到17.50元。

富邑现在的市值接近于130亿元。对美国私募股权巨头凯雷集团(The Carlyle Group)来说,中国的跃升也是一个好兆头。两周前,该集团以10亿元从私募股权公司CHAMP手中收购了澳洲美誉葡萄酒业(Accolade Wines)。凯雷的目标是提升这家公司对中国的出口业务,美誉拥有高端品牌Grant Burge和Hardys系列,但更侧重于通过Banrock Station品牌经营低端商业葡萄酒和盒中袋葡萄酒。

澳洲葡萄酒管理局首席执行长Andreas Clark周一说道,在截至3月份的12个月中,澳洲的葡萄酒出口总额增长了16%,达到26.5亿元。但对美国的出口额下滑7%,至4.39亿元。

不过中国的出口数据增长强劲,这得益于中澳自贸协定在今年1月降低了关税。

Clark说道,2019年1月,关税将完全取消,这将为澳洲带来相对于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生产商来说重要的竞争优势。

中国的葡萄酒饮用者越来越倾向于在家里喝葡萄酒,而不是在餐馆或商业场合。

“随着进口葡萄酒变得更加普遍,越来越多中产阶级饮用,而且被认为适合非正式聚会和在家休息的时候饮用,所有价位的葡萄酒都增长得非常强劲,”Clark说道。这些数据包括中国内地和港澳。

2017-18年上半年,富邑集团在亚洲地区的利润跳涨48%,利润率增长至39.3%。

IRI Worldwide的2017年数据显示,澳洲在美国场外销售市场的销售额下降了1%。但在较高的价位上,出现了一些令人鼓舞的上涨。每瓶售价在20至24.99美元的产品的销售额增长了22%。

现在外界把关注焦点放在富邑身上,因为该集团正在美国市场寻找收购高端葡萄酒业务的机会。

上周麦格理提到了几个潜在收购目标,包括家族企业Foley Family Wine、Jackson Family Wines和Vintage Wines Estates。

此外,富邑正在对其美国分销渠道进行重大改革,这是对该公司的一次重大考验。它正在调整15个州的分销业务。

Gunther Burghardt将于5月1日成为富邑美洲业务执行副总裁,该职位主要关注美国业务的供应链。他将与富邑美洲总裁、首席运营官Robert Foye搭伙共事。Matt Young将从副首席财务官升至首席财务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