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在澳洲

一个背负了2.2万刀债务

还要照顾痴呆女儿90岁患癌老人

还能够生活得很好?

Wilfred Anderson,一位90岁的澳洲老人

他的故事

已经远远不能用凄惨来形容

早年的Wilfred,是一名优秀的钢琴演奏家

有一个患帕金森症的痴呆女儿

但是由于Wilfred拥有一份比较稳定的钢琴演奏工作

他们生活也算是舒适

但是这一切

都随着Wilfred前妻的去世,突然变了样

Wilfred得到了另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

已经去世的前妻,留下了一笔2.2万刀的负债

而他必须负责还上这一笔钱

 

此时,Wilfred已经年逾古稀

没有人愿意雇佣他演奏

所以他收入非常微薄

为了还债,每天Wilfred都要想不同的办法凑钱

除此之外,他还需要照顾自己的女儿

由于他年事已高,行动不便

在他偶尔外出工作的时候

Wilfred曾经请过护理来照顾女儿

但是他很快发现

护理不是在照顾女儿,而是在虐待女儿

护理经常几周不给女儿洗澡,不让她上厕所

更有一次,当Wilfred回到家时

发现自己的女儿浑身湿透

但是护工仿佛没看见一样,根本不帮她换衣服

Wilfred抱着瑟瑟发抖的女儿,决心再也不让别人照顾她

Wilfred每天都彻夜不眠地看护女儿

确保女儿的氧气不会突然短缺

痴呆的女儿也一直紧紧地盯着父亲

这是她生命中唯一的依靠

 

父女两人挤在狭窄的房间里

房间里满满的都是各种杂物

因为经济上的困窘

Wilfred已经好多年

没有吃上一餐热饭了…

然而,雪上加霜的是

Wilfred随后陷入了更大的绝望:

他被确诊了癌症,情况严重

在电视采访中,他甚至一度陷入突然的昏迷

闭上眼睛,缓缓倒在沙发上

如果没有记者和医护人员在场,没有人能发现他

负债累累,女儿痴呆、自己还身患癌症…

Wilfred陷入了绝境

就在他万念俱灰的时候

他的困境,得到了媒体的注意

媒体决定,通过自己的宣传,让Wilfred得到帮助

记者来到Wilfred家中

仔细地了解了Wilfred面临的困难

并且如实报道了他的情况

在澳洲媒体对他进行采访之后

Wilfred的故事

传到了他的债主——澳洲国民银行(NAB的耳中

银行非常果断地做了一个决定:

免除Wilfred2.2万刀的债务

当记者扶着Wilfred走出家门,见到银行负责人

听他亲口告诉Wilfred:

“我们决定不向你索要任何债款”的时候

Wilfred的眼眶慢慢湿了

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好太好的消息

除了银行免债之外

另一个机构,也行动了起来

这就是澳洲国民残疾保险制度(NDIS)

这是澳洲最新出台的一个第三方全民保险

只要你是澳洲公民或PR,并且身患残疾影响生活

就可以得到他们的无偿支持

 

NDIS联合了另一位资助人

开始每周上门为Wilfred服务

了解他的需求

为他和女儿提供他们力所能及的医疗帮助

 

此外,当地社区的慈善组织

还指派了一位营养师

为Wilfred和他的女儿,提供了整整一年的热饭菜

好几年没吃上一口热饭的Wilfred

在打开专门为他烹煮的牛肉饭之后

笑得像个孩子,又偷偷地哭了

澳洲记者详细的报道和呼吁

银行免除2.2万刀债务的决定

澳洲国民残疾保险的每周医疗帮助

居民社区热心的饭菜…

如果没有这一切的帮助

这个90岁的老人,很可能,就支撑不下去了

这位90岁的老人

在得到了来自全社会的帮助之后

默默牵着女儿的手

嘴里喃喃默念着

“我不会放弃的,我不会放弃的”

在所有不幸过后

在澳洲,总有一双双善意的手

支撑着你

让澳洲社会里的每一个人

都能拥有有尊严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