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时,墨尔本59岁的地方法官史Stephen Myall选择了死。

他的遗孀Joanne Duncan表示,他生前面对严重超负荷工作,此外,媒体对于他们的监督特别紧。

他一天要审理90个案子(或动议),有时90个以上。在他去世前的那个三天长周末,他花了两天时间写那些判决书,都是在家完成的。

去年Boxing Day,墨尔本一名青少年在Highpoint 购物中心袭击了一名警察(用脚踢警察的头部)。

这名法官为了让该学生能够完成12年级的考试,推迟了他下一次的开庭日期,被媒体狂轰。

Duncan表示,媒体盯得紧,他已经面对巨大的工作压力,这下,更加雪上加霜。

她说,吃瓜群众擅长很快地只是根据有限的信息对一件事作出判断,他们应该多花点时间了解,甚至有机会的话,实地到法庭去看一看每天在发生的事情,不要只相信头条和标题。

作为媒体,应该多花点时间和篇幅来说明法庭的判决到底是怎么回事。

民众应该得到全部的信息之后再做判断,其实地方法官比普通大众对犯罪分子更严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