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尔法克斯媒体报道,澳洲一些郊区的新增人口竟然100%来自移民,出生率下降和人口老龄化正在迅速改变悉尼和墨尔本主要自由党选区的人口结构。

在财政部和内政部研究移民经济收益的论文中,新数据显示,谭保政府部长,包括弗莱登柏(Josh Frydenberg)和奥德维尔(Kelly O‘Dwyer)的选区,人口增长完全依赖移民。   

澳大利亚的人口在1996年至2016年间增长了600万人,其中75%的人口集中在日益拥挤的首府城市。

在同一时期,移民占整个人口增长的54%。但对悉尼和墨尔本郊区的人口普查数据的新分析显示,这一数字要高得多。

在悉尼的部分地区,如Ryde,Parramatta,内西部,悉尼北区,Hornsby和东郊,移民占人口增长的70%以上。在墨尔本的内东区,一旦考虑到各种运动,移民占人口增长的100%。

奥德维尔周二支持财相莫里森和总理谭保的亲移民立场,而关于移民水平的内部争论可能分裂联盟的那个。

报告显示,墨尔本东区历史上是欧洲移民的聚居地,但现在,中国移民成为增长最快的群体,其次是来自马来西亚的人。

这个拥有371,000人的地区从Kew延伸到Doncaster,包含了自由党选区Chisholm和由前自由当部长安德鲁斯(Kevin Andrews)把持的Menzies,但他曾经呼吁将年度移民配额从18万人削减到3.5万。

人口普查显示,这个地区有34,645名中国大陆移民,9699名马来西亚人,8836名英国人,8618名印度人和6103名香港人,他們都有能力在这个房价昂贵的内城区安家。

由城市基础设施部长弗莱彻(Paul Fletcher)担任议员的悉尼选区Bradfield,以及自由党的Bennelong选区和North Sydney选区,移民占新增人口的70%。

财相莫里森已经承诺,由移民带动的经济将会“提供能够缓解城市拥堵的基础设施”,并暗示5月预算案将拨出更多资金投资交通和道路。他说,像学生和游客这样的短期移民是造成拥挤的部分原因。他说:“有更多人乘坐公车、电车或火车的原因,实际上与临时移民的增加有很多关系。”

总体而言,2016年,海外出生人口的83%居住在首府城市,与二十年前几乎没有变化。

在报告中只有两个工党席位,移民占到人口增长的70%,分别是阿尔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在悉尼内西区的席位,以及欧文斯(Julie Owens)的Parramatta。

欧文斯说,她可以理解为什么居民害怕郊区改变,但移民改变了她的选民结构。“但想像一下,如果我们依然实行白澳政策,食物会是什么样子。”

她说,居民“因为拥堵而无法离开自己的街道”都怪前工党政府和现在的联盟党政府。“但你不能责怪移民,你只能责怪政府没有好好应对。”

新州的人口增长来自新生儿和海外移民,但数十年来,它的人口一直在向其他州流失。

就绝对数量而言——考虑到澳大利亚公民和移民,墨尔本西区的人口增长最多,人口从41万增加到76.6万。

该地区的人口增加了一倍,这反映了维州总体人口的非凡增长。2016年的人口比1993年的最低点高17倍。報告還發現,維州是唯一一個人口的三個組成部分——自然增長、海外移民凈人數以及州際移民凈人數都在增長的國家,而且在2010年到2016年期間,增長速度不斷加快。

在前总理艾伯特表示移民导致房价上涨并堵塞首府城市,并呼吁削减移民之后,联盟党一直在公开辩论移民问题。

内政部长达顿(Peter Dutton)也曾就削减每年19万移民的上限与同事进行探讨,但被总理驳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