谭保政府或许会淡化澳洲领导层关系高度紧张的局势,但忧心忡忡的商界不会买账。

无论大小企业都越来越担心,政治分歧将最终导致澳洲与这个对其经济至关重要的国家的贸易和投资受到损害。

商界领袖对谭保政府处理这个问题的策略也毫无信心。

除了在嘴巴上逞能抨击现已如同过街老鼠的前工党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之外,联邦政府似乎更愿意无视双边关系中的彻骨寒意,只盼着解冻。

毫不奇怪,这种方法似乎并不奏效。

直到上周《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披露了中国政府的报复程度之后,澳洲政府才迫于压力公开承认存在问题。而最初被问及中国报复的程度时,堪培拉的消息来源反驳了任何暗示部长们没有获得官方邀请和访华签证的问题。

他们也拒绝证实今年澳大利亚在中国的主要年度贸易和商业展会将会流产,然而,由于政府显然在规划任何事情上都存在困难,商界的每一个人都预料到了这个结果。

外来干涉

尽管堪培拉坚称总理仍将于今年访华,但却拿不出任何时间表。

现在,谭保轻描淡写地称澳中关系存在“一定程度的紧张”,而金融部长科曼上周五接受天空电视台采访时承认,“需要解决一些问题”。

科曼责怪外界对政府限制外国干涉澳洲政治进程的动机存在“误解和误导”,部长们坚称这些动机不针对任何特定国家。

然而,当联邦政府的言论如此强硬而且剑指中国的时候,就甭费劲在这点上说服中国人了。

去年年底,政府部长们热衷于抨击前工党参议员邓森是“中国代理人”的做法激怒了中国。这大大加剧了他们对澳大利亚政府批评中国在南海做法的敏感度。

在此后的几个月中,很明显中国不会轻易原谅这些它认为是有意为之的侮辱。

前驻华大使芮捷锐也并非唯一一个宣称澳中关系处于1989年后最低谷的中国问题专家。

Fortescue董事长福瑞斯特(Andrew Forrest)说,联盟党、工党和绿党的反华论调会让所有澳大利亚人付出惨痛代价。

上周,没有任何澳大利亚部长获得签证,出席博鳌论坛或澳中商务会议。

而这种情况可能会持续下去——因为中方的强硬态度没有软化的明显原因。

澳大利亚当然不是唯一一个既对中国的投资(特别是在战略产业和基础设施方面)格外谨慎的国家,同时又抱怨中国对待外资不公平的国家。

潜在影响

但除了美国之外,官方通常会以谨慎的措词表达担忧,而不是公开批评中国。

虽然迄今为止,澳大利亚公司蒙受的经济后果并不明显,而习近平主席也强调了中国进一步开放经济的决心,但澳大利亚企业对潜在的影响变得更加紧张。

习近平在博鳌的讲话中避免直接谈到与美国的贸易战争,而是谈到了中国打开大门,与世界其他国家进行“更广泛”的接触符合中国的利益。

但这并不意味着澳大利亚企业的生活不会变得更加艰难——尤其是在一个被政府和共产党的态度主宰的国家。

上海澳大利亚商会负责人多灵(Udo Doring)表示:“政治紧张局势正在渗透到澳大利亚人在中国的实际谈话、看法和商业交往中。如果这种关系继续恶化,对企业来说没有任何好处。”

对澳大利亚政客也没有任何实际好处。

 

本文译自《澳洲金融评论报》Jennifer Hewett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