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正在进行一场战争——针对的是我们430万的年轻人。从我们的国家对话中你可以听到负面和令人沮丧的话语,要么让年轻人“找份好工作”,要么叫年轻人“少吃点牛油果泥”,以此作为解决住房负担能力的方式,总理谭保还断言他的内阁有颗“年轻的心”,尽管部长的平均年龄超过50岁。没有人关心年轻人和他们面临的问题。

你可以从国会的行动中看出来。这场战争第一次爆发是在五年前,当时的青年部长职位自1978年以来首次被移出内阁。然后,政府解散了几乎所有倾听年轻人呼声的机构。2014年,全国最大青年机构被取消拨款,Office for Youth也消失不见了。

现在是“青年周”(Youth Week),尽管你可能不知道,因为政府在2017年削减了拨款。它的宗旨是让澳洲通过举办活动、艺术表演、颁奖和节日来庆祝年轻人在我们社区中发挥的作用。但是这个活动一年比一年难办了。

年轻人面临的问题并没有消失。远没有消失。这些趋势说明,年轻人的生活变得越来越艰难。青年失业率为13%,自杀仍然是25岁以下人群死亡的主要原因。年轻无家可归者的比例大幅上升。我们的住房负担能力处于历史最低水平,在关键的环境和社会问题上无所作为。年轻人一直在问自己,为什么没有一样东西变得更好。

在澳洲,“年轻”和“不那么年轻”之间出现了一道鸿沟,我们正迅速接近不可逆转的临界点。我们有人口老龄化和严重无法负担的住房,年轻人的债务越来越多,就业前景也越来越黯淡。

澳洲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过去5年,澳洲创造了近100万个就业岗位。但在这段期间,年轻人的失业率已从12%升至12.5%,2015年达到14.5%的峰值。

我们需要这些年轻人在经济上和政治上对国家投资。然而,就像任何关系一样,这是一条双行道。如果国会不关注年轻人,政客们就会发现他们传达的信息被年轻人置若罔闻。

这是一个危险的举动。年龄在18-24岁之间的160万选民占选民总数的10%,在任何人口统计中都拥有最多的摇摆选民。年轻人有政治意识。看看现在的世界——年轻人正在动员起来,我们不可能忽视他们。我们是唯一一个没有青年部长的英联邦国家。澳洲是少数几个没有制定国家青年战略的发达国家之一。难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停止让年轻人离开前线,与他们并肩站在一起吗?

 

(本文摘译自《悉尼晨锋报》 作者Katie Acheson是澳洲青年事务联盟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