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是30岁以上的单身女性,你可能会发现自己置身于一座残酷的丛林。

但你知道吗?澳大利亚实际上存在“男人荒”?而在中国,没有另一半的女性会被污名化为“剩女”?

 

纪录片制作人圭古(Mariona Guiu)和雷丽(Ariadna Relea)拍了一部名为《Single Out》的纪录片,描绘了在墨尔本、上海、巴塞罗那和伊斯坦布尔这四个地区对超多30岁以上的单身女性存在的严重大男子主义歧视。圭古说,这些沉重的术语和期望导致了一种不健康的刻板印象,而女性依然难以打破这种刻板印象。

圭古是在几年前意识到这个问题的,当时,她只要一想到自己还形单影只,就感觉难过,但她却并不明白这究竟是为什么。

“我真的很很难过,很担心,但我心想‘为什么呢?我应该感到快乐啊,我正过着自己选择的生活’。”她说,“于是我打电话给我最好的朋友……我们决定进一步探索和深入这个问题。”

结果她们拍摄了一部纪录片,追踪了四个国家的五名单身女性。

在此过程中,圭古说,她们发现了所有文化中的一个关键问题就是“讯息”。“社会实际上传达出两条讯息——一条说的是你可以独力完成一切,另一条则比较隐蔽,但它说的是,作为一个女人,只有当你成家了,有了固定的伴侣,你的人生才是完整的。”她说。

纪录片中采访的墨尔本女性吉布森(Jules Gibson)说,她已经习惯于向人证明自己单身的理由。“我已经单身大概三年了,每次我们举办家庭聚会,总会有人问‘哦,你有心上人吗?’”她说,“以前我的反应比较胆怯,我会回答‘没有’然后走开。但现在我可能会说,关你什么事。我很幸福,我的人生很充实。”

曾经在中国居住过,现在在墨尔本工作的加泰罗尼亚人玛丽奥娜(Mariona)也表示深有体会,“我们会疑惑,这种现象是中国独有还是澳大利亚也会发生这种事情,一群受过高等教育和有自己独立经济来源的女性会不会因为没有结婚或者没有自己的另一半而受到社会上某一部分人的歧视?! 很明显,这个答案是肯定的,在澳大利亚也会发生这种现象,不仅仅是在澳大利亚,很多地方都会。”

这也是很多澳广读者的体验:

我已经受够了总有人问我,如果不结婚,我该怎么换灯泡,怎么修理漏水的水龙头。——艾丽莎·雷恩

我32岁,还单着,我有个异性恋已婚育有两个孩子还信奉天主教的表亲在家庭烧烤时问我,我之所以单着是不是因为我是同性恋。——丽贝卡·布朗

我三十几岁时还单身,结果竟然有人忠告我说我的‘卵子快要没了’。当时我非常受伤,但我选择不与错的人凑合结婚。——苏·霍尔·内斯

我一直到35岁才找到另一半…在此之前,人们会用各种乱七八糟的理由给我“拉郎”,比如“你单身,他也单身,正好凑一对。”不是吧?我可享受单身了!——罗兹·克罗登

圭古说,虽然各国大龄单身女性面临的羞辱是相同的,但明显程度各有不同。

在上海,受访者舒和杨都被称作“剩女”。舒是一名34岁的女企业家,拥有自己品牌的进口化妆品,但事业成功的她依然担心过年时没法带个男友回家给家人一个交代。

杨是上海的一名成功女律师,也是所在公司唯一的女性总监,尽管如此,在中国,只要超过30岁还没有明确的恋爱关系或者结婚的话,就会被社会舆论扣上“剩女”的帽子。“我妈说,如果我今年再不结婚就别想再和她住了。”

杨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有独立的经济来源,她与母亲同住只是因为担心父亲过世后年迈的母亲无人照料,但现实是她仍要被母亲“嫌弃”找不到对象。

在伊斯坦布尔,受访女性梅蕾克(Melek)说,她正面临老家亲戚的压力,逼她放弃单身生活,回老家结婚。

而在巴塞罗那,当地单身女性马努(Manu)正在最后一次尝试通过IVF怀孕。

而澳大利亚面临着自己独特的问题,研究人员在纪录片中发现这里存在“男人荒”的情况。

她们发现,在30-40岁的女性中,有三分之一没有伴侣,而且每五名单身女性,只有一名单身汉可供匹配。

吉布森说,听说澳洲女性找不到合适的对象,她并不惊讶。她将部分原因归咎于纪录片指出的另一个问题:女性在经济上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独立,但男性伴侣的素质并未提高。

“我在相亲中遇到过不少心态幼稚的男人。”她说,“我们看到更多职业女性,每个人的生活都很精彩,但却看不到可以与之相配的男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