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4月1日起,私人医保费上涨3.95%。

过去10年,保费上涨了70%。现在澳洲普通家庭一年要交4000元左右的私人医保费。这可是一大笔钱。

保罗-穆恩(Paul Moon)既是丈夫,也是三个孩子的父亲。他们家以前买的是Medibank,但八年前换成了Navy Health,因为他说这家公司的产品性价比更高。

在涨价之前,保罗每月支付369元的保费。但现在保费涨了9%,他每月要交401元,比以前多32元。

保罗在接受A Current Affair节目采访时说:“虽然涨价了,但我没有得到额外的价值。这太贵了,比我们的天然气费和电费要贵得多,也比我们大多数家庭账单要贵。”

达芙妮-莱尔德(Daphne Laird)是HCF非常忠实的客户。

“我小时候和父母在一起的时候,我买的是HCF(的医保),我独自生活后,买的是HCF,后来我遇到我丈夫,我买的也是HCF,我们结婚后,我们也是继续用HCF,”莱尔德说道。

然而,虽然达芙妮是忠实客户,但她家的保费却在不断上涨。

2016年5月达芙妮每月交的保费是508元,2017年4月,保费涨到544.40元,到今年4月1日,达芙妮每月要交569元。

她说:“我放弃它了,因为你坐下来想一想就知道这太花钱了。想到一年要交五六千块钱,如果不把它交给HCF,我们能用这笔钱做远远更多的事。”

77岁的退休老人诺曼-劳伦斯(Norman Lawrence)对保罗和达芙妮的痛苦感同身受。他买AHM的医保有47年,交的是最高保费。

以前诺曼每月交226元,现在要交236元。

他称,“按照我现在的状态,还有我的私人医保基金成本,进入公共医疗系统会让我更好过点。”

但他担心,如果他换成公共医保,他的肺气肿可能得不到恰当的治疗。“幸运的是,我的那点养老金可以帮到我,但它在慢慢耗尽,这让我很担心。以后我可能付不起(医保),我担心如果我不得不取消私保,我就得不到我需要的适当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