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问澳大利亚人他们担心什么时,“生活成本”总是接近榜首。

根据最新的益普索民调机构的报告,它与犯罪和医疗保健共同成为澳人最担心的三个问题。该民调要求受访者选出选择国家面临的最重要问题。

最近的一项Essential Research民调发现,过去一年来,有多达73%的人认为生活成本压力加大,只有7%的人表示情况改善。

最新的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B)消费者行为报告也有类似的结果。生活成本是NAB消费者最焦虑的问题——四分之一受访者表示,这导致他们“高度”焦虑。

但是,澳人对生活成本的长期焦虑,还存在可能会让你感到惊讶的另一面。

NAB向最近消费者调查的受访者询问了一个直截了当的问题:你究竟需要多少额外的资金来缓解家庭生活压力?

平均答案是每周207元或每年额外10,764元。

这相当于澳大利亚最低周薪的30%和每周全职平均收入的13%。

现在,你可能会猜测,与高收入者相比,低收入者会需要更多钱来缓解财务问题。

事实上,情况正好相反——是高收入者认为他们需要更多钱才能缓解生活成本压力,而不是低收入者。

每年收入低于35,000元的受访者(略低于澳大利亚的全职最低工资)表示,他们每周需要额外183元来缓解生活压力。

但对于那些年收入75,000-100,000元的人来说,这个数字增加到每周220元。

年收入在10万元以上的人还需要更多。这个高薪族群表示,他们每周需要额外239元来缓解压力,比任何其他收入组都更多。

对于NAB“需要多少额外资金”的问题的回答表明,对于收入较高的人来说,问题是对某种生活水准的渴望,而不是真的要解决生活危机。

NAB行为与产业经济部门负责人皮尔逊(Dean Pearson)认为,当人们被问及财务压力时,许多人想到的是他们的生活品质,而不是生活的经济成本。他说:“每年出国度假成了许多澳人的常态——他们觉得如果自己努力工作,就应该享有这种权利。我认为我们对正常生活的最低预期大大提高了。”

在最近的另一项调查中,NAB询问消费者,需要多少一次性收入,才能让他们感觉“财务自由”。全澳平均水平为83万元,但高收入者和低收入者之间同样存在差异。年收入超过10万元的人表示,他们平均需要978,000元,但对于年收入在35,000元至50,000元之间的人来说,这个数字降低了近60%,只需577,000元。

对电力和天然气价格飙涨的媒体报道在过去一年里引发了人们对生活成本的担忧,但这可以在很大程度上被其他许多商品的价格停滞或下降所抵消。

总的来说,典型一篮子家庭用品和服务的价格正处于历史低点,而且已经持续了几年,这也是消费者价格指数的衡量标准之一。

当前澳大利亚生活成本担忧的主要罪魁祸首是疲弱的工资增长。

自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许多发达经济体,令经济学家感到困惑。

一种解释是,包括国际外包和自动化在内的全球化力量意味着工作者们现在面临着更多的竞争。这种不确定性使他们对要求加薪持谨慎态度。工会的影响力下降也可能是一个因素。

英国最近的一项研究引起了人们的注意,自从全球金融危机以来,许多发达经济体的未充分就业率很高,这表明就业市场持续疲软,有助于解释工资增长疲弱。澳大利亚就符合这种模式——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大约有650,000名未充分就业的工作者,但现在已经攀升至110万。

Bankwest Curtin Centre for Economics的新报告展现了工资增长对一些工作者的打击超过其他人。在2013至2016年期间,兼职男性工人的时薪实际下降了11%(全职男性的时薪自2014年以来增长停滞)。

18至24岁的工人也处于相对不利的位置。报告称,自2010年左右以来,年轻男性或女性的平均工资水平一直没有提高。

看起来,澳人们渴望用于缓解生活压力的每周的额外207元,是不会很快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