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天前,《2018年度全球环境绩效指数(Environmental Performance Index)报告》出炉了,澳洲不负众望拿到全世界空气质量第一,这让许多还在吸着霾的中国人羡慕不已,

然而山明水秀的海那边

不知道曾以多少中国人的家园为代价!

这一天已经到头了。

新州人,很快,当你再打开家门前的家用垃圾桶,可能会发现几天前的垃圾还没被清理掉,

随着这个城市垃圾毒患越来越严重,高昂的罚款也会步步紧盯着居民,

新州人,你现在可能比这个国家的政府更熟悉废品分类:

红壳桶装不可回收的日常垃圾

黄壳桶装可回收垃圾

绿壳桶装植物垃圾

因为你不可以不知道这些,不然就死定了。

政府在这些垃圾桶上,安插了35000个无线射频识别装置,只要你不小心扔错,

就会面临$500-$2000刀的巨额罚款

哪怕这个国家已经逐渐开始,

根本不把分类垃圾分别处理了,

你的罚款仍然在交

2018年1月到2018年4月,短短三个月,随着中国一声令下

澳洲真的完了

  • 高如天际的罚款
  • 被堆满的垃圾城
  • 沉重的环境成本
  • 巨大的经济损失
  • 法规监管不足,执行粗放

你准备好品尝这第一口毒果了吗?

现在的澳洲,再次让所有人看到了它的尴尬,

因为直到中国拒收“洋垃圾”开始,这里的政府才突然发现:

原来我们根本不会垃圾回收!

垃圾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所以这个国家,现在干起了一件十分坑爹的事情,

开始囤垃圾

禁令实行以来3个月,新州多个居民区的市议会苦不堪言。

拿Newcastle和Lake Macquarie来说,

当地准备了一个个大型的仓库

专门堆垃圾

你扔出去的,还在你的生活区

下图,是西悉尼一处垃圾囤积区,现在那里囤满了

易燃的,剧毒的垃圾

这些垃圾可能带来的危害,不仅仅是污染环境这么简单,

还包括易燃物保管不当可能引发的火灾等,对当地居民来说,这是威胁生命的巨大“定时炸弹”,

而这种威胁如果没有好方法阻止

只会越攒越大

“由于近期塑料和纸张市场的衰退,这些废品中的一部分,现在正囤在悉尼。”Lake Macquarie城市议会的发言人,在一份声明中说到。

Newcastle城市议会也承认,

他们的专门废品承包商,现在把回收的垃圾囤存在这个国家的多个地点,

议会发言人在声明中还在故作镇定,拿这些居民区,和已经不堪重负的昆州填埋场做比较,

还十分热心地表示:

可以把昆州的垃圾运到新州来!这边库存大。

与此同时,政客们还不忘继续甩锅给中国。

“因此,我们随时准备好支持其它的议会,他们也应该最终发现

自己管辖区的街道废品回收服务,

是因为中国新颁布的废品回收标准

而被置于不利地位。”

如果囤垃圾,听起来不是那么令人震惊,下面这一点,就足够致命了,

现在

澳洲许多地区的市议会

甚至连垃圾分类的能力都没有

这个国家,正在把所有可回收的垃圾

直接扔进填埋坑

这样可笑之举已经开始了,那些在加工后本可再度利用的可回收废品,现在已经彻底失去了经济和工业价值,

巨大的经济损失之余

是翻倍的废品囤积和承受压力

你可能对于这其中的经济损失和个人影响没有什么概念,下面这些实例,会让你知道问题有多严重。

据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报道,每年,每个澳洲人会造成的垃圾总量,平均是2.7吨,其中,

五分之三是可回收的

禁令正式生效之初,澳洲政府认为

每年从澳洲出口扔给中国的60万吨高污染固体垃圾将被拒之门外。

而如今,环保局委托的统计公司已经把更准确的数字算出来了,

2016-2017年

一整年扔给中国的毒垃圾

不是60万吨

而是125万吨

这意味着

这125万吨垃圾中

是以可回收垃圾为主的

而这125万吨垃圾,还只是中国曾伸手包揽的24类“洋垃圾”,不包括其它的废品,

原先,

这些垃圾在扔给中国后

通过再加工

创造了巨大的经济价值

但如果中国不玩了

澳洲却只能把它们全部扔进不可回收垃圾中

结果唯一的结果就是更严重的污染环境

如果让你生活的居民区附近,有连放三天的腐臭垃圾没被清理,你可能会愤怒地打电话找议会投诉了,

但这种现状如果不赶紧遏制,议会有一天可能会直接告诉你,

你就忍着吧

昆士兰的市议会,现在已经给全国开了一个好头。

当地最大的市议会之一,Ipswich城市议会已经造反了,

他们正式宣布:

从现在开始,要把所有黄盖垃圾桶里的可回收垃圾,直接扔到垃圾填埋场,

多一眼都不会去看。

Ipswich的市长Andrew Antoniolli振振有词地表示,

自从中国拒收洋垃圾后,澳洲的废品处理承包商坐地起价,

让议会立即交出$200万服务费

否则就不处理这些垃圾

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提高2%的税率…

在此之前,议会先把可回收垃圾扔到臭气熏天的填埋区…

根据the 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和The Advertiser报道,

这些昆士兰的市议会,说自己根本拿不出钱,让承包商把垃圾给处理掉。

“自从对我们的废品关上大门后,市议会的有效成本已经增长了400%到500%,

让这些议会去维持这样的损失,是不合理的啊。”

果然,随着Ipswich市议会勇敢迈出了第一步,其它的区也将紧随其后,

他们不管这颗毒果会对当地居民造成多大的威胁

给这个城市,这个州,这个国家带来多家的经济损失

反正没钱

昆士兰的今天

是澳洲每个区的明天

新州也不例外

几乎翻倍的人口基数,快速的人口增长,让新州的明天十分堪忧。

现在,新州的部分市议会已经开始堆垃圾了,而且还热心地让昆士兰把垃圾运过来,这其中的运输成本,新州的居民生活质量,环境指数,

这些他们考虑了吗?

最令人无语的是,随着废品问题的飞速恶化,

各个居民区,到州,到国家

很可能会出台更严苛的罚款和税负

让居民痛不欲生

比如被强制禁止把这种垃圾桶放在路边,哪怕它已经被清空。

这样的奇葩罚款条例,真的存在。

3月份,昆士兰的多个居民区,已经率先得知了这项新规,规定称

如果居民把已经被清空的垃圾箱

放在路边超过24小时

则将面临$2523刀的高昂罚款

对此,昆士兰Mackay区市长Greg Williamson表示,

我们这么做是为了居民区的干净整洁,

绝不是为了钱。

去年11月底,环保局局长Gabrielle Upton突然严肃宣布:

从现在起,新州人再敢乱扔垃圾

最高罚你$100万!坐牢最高7年!

这项恐怖政策针对那些在景区向灌木丛乱扔垃圾的现象,政府甚至表示,将会在西悉尼地区安排无人飞机,专门监控人们是否把垃圾扔到该区的一片荒地。

还有在Randwick, Campbelltown, Parramatta, Fairfield, Camden以及Blacktown的多个非法倾倒区,都将被政府监控。

很显然,政府在严盯着每个人!

但这个国家,自己不就是在往别的国家乱扔垃圾吗?

现在,地方议会的管理失败,已经愈发明显了,但作为一个根本没有提前做好废品处理准备的国家,

它更加难辞其咎

4月26日,the Sydney Morning Herald发出一篇意味深长的警示长文,

澳洲政府应当好好反省

不要把错都怪到中国

人家没义务替你擦屁股

文中提到,中国决定拒收澳洲漂洋过海来的“洋垃圾”,其第一大影响,就是让澳洲所有的政府部门,特别是各居民区的委员会,陷入一片惶恐与混乱。

如果澳洲在品食了这一苦果后,还不尽快想办法来应对,那么辛辛苦苦进行的垃圾分类工作将毫无意义,

但垃圾分类的工作还在继续,并且费用从每个纳税人头上出。

第二个重要的影响,也许不会引发那么大的恐慌,但足以让人深思:

澳大利亚,作为一个国家,应该去扪心自问:

为什么政府要如此贪心?

为什么这个国家要把垃圾扔给别的国家

让别人替自己擦屁股?

为什么自己不能收拾好这个烂摊子?

在许多澳洲政客把本国的垃圾疯狂囤积,归罪于中国的洋垃圾禁令后,

终于

澳洲人意识到了

这问题根本就不是中国的错

直到禁令宣布之前,中国一直都是全世界最大的“洋垃圾”主要回收站,这些洋垃圾漂洋过海运到中国,运输成本也十分低廉。

许多从中国港口出发的载货船,在回国时,除了制成品外,船舱中还装载着一种特殊的,占重比例极高的“货”,

就是洋垃圾

直到今年1月,禁令生效之前,中国从澳洲购买的废纸,废纸板以及塑料凳“洋垃圾”,占澳洲本国垃圾总量的71%,

实际上,这些回收过程也削弱了澳洲的废品管理能力。

因为中国的禁令,澳洲废纸板的价格现在已经暴跌40%,和原本具有经济价值的其它可回收废品,76%的废塑料以及废纸,

现在变的一文不值。

换句话说,这就导致现在和澳洲人做废品回收生意,根本赚不到什么钱。

而这种现状必须要改变,政府干预可能是唯一可以改变这一局面的方法。

中国的禁令,给全世界所有把垃圾扔过去的国家,都上了一堂课。澳大利亚应该早在变成现在这番惨样之前,就解决废品处理问题。

每个像澳洲一样的国家,都应该遵守这样的一种原则:

自己的垃圾

自己解决

联邦政府现在想靠自己来解决这个问题,但问题是这个局面来的猝不及防,而且数量太巨大了,他们根本应付不了。

减少废品的方法应该还包括设法去收回成本,否则会影响政府决策,和制造商的选择。

现在,一次性包装制造商通过他们生产的产品,把成本增加在澳洲本国的环境承受力上,现在,他们可能希望的,是别人来承担这样的成本。

这样,他们还是可以提高产品售价

却不用这个国家承担后果

但如果成本增加了,结果则意味着这些产品不再会独立包装了,而是放到一个箱子里,然后打包成捆包,或者就放在罩板包装里直接出售。很好,一个产品只有一个包装绝对就够了。

像最近新州和南澳推出的Container deposit schemes(容器存蓄项目),就应当大面积推行。

这一项目自2017年12月1日已经开始在新州实施,如果居民把空的罐装,或者瓶装的空包装盒交还给回收点,或者是回收机器后,

可以获得10澳分/包装盒的奖励

这个项目其实对于鼓励新州人积极参与废品回收有重要意义,然而自实施以来,却因为执行情况粗放,管制疏散,而受到巨大批评,

很显然,州政府应该优化并扩展这一计划,让它真正能够更具效用和价值。

下面几个月,昆士兰和西澳也会加入这一项目中来,维州和塔州却迟迟没有行动,实际上,他们也是时候该行动起来了,比起眼睁睁看着废品问题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问题,这个国家现在最应该做的,是把这些废品当成一种资源。

实际上,多年以来,澳大利亚的研究人员已经带领展开了一系列的研究,试图发现一些方法,可以把复杂的废物流,比如电子垃圾,或者老旧车辆,转变成一系列的干净,可用的制造资源。

这样的转变,是需要积极的鼓励来推动的,这样,这些研究人员的想法才能够按比扩大到所有的行业领域。

改变习惯并不是一件易事,但是澳洲现在需要在废品问题上,进行巨大的,迅速的努力。

如果这个国家的政客现在已经被堆成山的垃圾吓到不敢决策,应该让他们赶紧振作起来,正如民意调查的结果显示的一样,在这里居住的不少人认为,优化废品回收的政党,是很受欢迎的。

只要再过上几年,如果这个国家没有有效的废品回收管理,

澳洲,将成为一个举世闻名的囤垃圾大国,每个人的灾难就算开始了。

对于政客来说,最应该做的事情是减轻每一个纳税人的恐慌与痛苦,

而不是等问题来了,先拿纳税人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