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澳洲統計局(ABS)公布了澳洲生產價格指數的數據(Producer Price Index-PPI)。其中,原料和半成品的價格指數環比分別上漲了1.5%和1.4%, 同比更是上漲了3.6%和3.7%。相比之下,最終產品的價格指數環比/同比僅上漲了0.5%和1.7%。

筆者將三個指數的同比增速進行整理,得出下圖。我們可以明顯地看出,在2016年底,上游的原料及半成品價格指數實現超車,並迅速拉開與最終產品的差距。最近的3月數據更是錄得近五年來的新高。

上游產品的價格大漲主要是因為水電氣以及石油能源所造成的。雖說能源價格上漲也會對最終產品價格造成影響,但是程度遠不及上游產品來得深。澳洲的能源危機問題開始逐漸顯現,節節攀升的能源價格使得澳洲企業在國際市場中的競爭力日益下行。

對此,減少澳洲生產或許是一條必經之路。豐田、霍頓等一系列車企工廠相繼離開澳洲可能是最好的實際例證。基於此可以猜測:通過大量進口僅需簡單處理的半成品或者最終產品,來使得澳洲生產最低化,從而降低商品的整體成本。

下圖顯示了近五年來澳洲進口商品價格的同比增速。與上圖結合起來看,我們可以發現:2016年底進口商品價值開始拉高,時間點和上圖的價格轉折點相當契合。

不難看出,澳洲在能源、材料、人工等一系列成本高企的當下,選擇通過進口低廉的商品來應對。根據澳大利亞外交與貿易部(Department of Foreign Affairs and Trade)的報告,航空航天部件、煙草製品、以及照明產品分別以72.3%、36.9%和14.1%高居五年進口漲幅榜首。

航空航天部件一方面是空運業務的行業處於上升周期,另一方面和澳洲的航空戰略有關,在此不做過多評論。至於煙草製品,我們都知道澳洲的煙草需求非常旺盛。根據澳洲統計局的數字,澳洲的抽煙人數(高於18歲)佔比達到近45%。然而澳洲本國無法提供大量的煙草製品,因此從荷蘭、新西蘭等地的進口量自然逐漸走高。

排名第三的照明產品卻是非常出乎人們意料:

這些再尋常不過的產品居然有如此大的增長趨勢。但是,照明產品卻擁有以下幾個獨有的特性:

1

具有持續性需求

和大型設備或其他使用壽命極長的產品不同,照明設備(燈管、燈泡)的損耗相對較快,擁有比較強的持續性需求。

2

行業需求龐大

除了損耗的持續性需求外,新造建築/翻新/改造等都會推動照明設備的大量需求。

3

技術含量較低

由於照明產品的技術含量相對較低,因此使得澳洲本地的生產優勢消失殆盡,從而推動了進口的強勢發展。

根據IBISWorld的預測,澳洲的照明產品需求將於2023財年達到22億澳元。其中,進口的照明產品佔比將達到80%。然而,現在的進口佔比約為68%,仍有非常大的發展空間。

近期,博滿金資獲得了一個獨家投資澳洲照明電器企業的機會。該公司是照明電器批發業的領軍者,通過大數據、供應鏈管理、線上營銷等這些新興技術來打破照明這個傳統行業的格局。商業模式採取從中國工廠進行直采,在澳洲進行銷售,保持多年毛利率25%以上。

目前,該公司掌握了全澳電工數量的15%,16-18財年的收入複合年均增長達58%。但是,創始人看到了澳洲的宏觀發展大勢:仍有非常多的發展空間。

在這個基礎上,公司擬融資200-500萬澳元用於門店擴張,來進一步推動市場份額。預期將於2022年實現1.4億的銷售額和1500萬的EBITD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