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专家小组警告称,如果找不到解决问题的方法,澳洲与中国之间的越来越薄弱的互信可能会产生严重后果。

洛伊研究所本周招待的一组中澳关系专家研究了澳洲外国影响力辩论的影响,此前谭保宣布将出台立法,打击外国对澳洲政治的干涉。 

澳洲某华文媒体负责人马女士表示,中国共产党已经证明它已准备就此问题对澳洲采取行动。

“中国的做法不是直接说澳洲的指控是错的,或者证明自己没有这样做,而是告诉中国人,去澳洲很危险。”她说,“这就是澳洲将面临的种种威胁和后果。中国准备发动经济报复。这是(中国政府)表面上准备采取的措施。”

「大量证据表明中国正在影响澳洲」

战略与国防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倪先生(Adam Ni)警告说,中国肯定在试图影响包括澳洲在内的亚太地区国家。

“中国在国际上日益强大,它试图做的事情之一是影响我们地区的国家,包括澳洲,”他说,“这里有很多中国影响和干扰活动的证据。我们需要划清界线,表明我们不会接受某些损害民主权利、我们的制度和社会和谐的活动。”

倪先生警告说,如果我们不说出来并且面对这个问题,中共可能会对澳洲今后的政策产生长期的“累积”影响。

“(中共的)影响力不仅仅是在某些政策上的变化……而是在于我们如何与中国接触的演变。”

“我担心的是,我们可以说中共没有改变澳洲的政策,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会产生累积效应,对我们制定独立政策的能力产生负面影响……实际上,这改变我们作为一个国家的身份。”

「解决问题的正确方法」

但也有部分专家质疑是否应该采取强硬立场,称毫无意义的做法只会导致更大的后果。

Vantage Asia Holdings的董事长李先生(Jason Li)表示,如果想避免与澳洲最大的贸易伙伴断绝关系,政客和公众都需要与中国合作,而不是采取敌对态度。

“他们需要以不会引起不信任和怀疑,或者激发民粹主义的方式来处理,”他说,“当你这样做时,你会剥夺在澳华人参与辩论的权利并阻止他们参与辩论。”

他说,在关于外国势力的辩论中,“中国人的声音很少”,而这是边临正在面临的“巨大危险”。

“我们需要从信任的角度来处理这个问题……因为如果你以另一种方式来对待它,那么你实际上是在以专制的方式来做。”

“如果你不同意某人的意见,但你情商很高,你会选择适当的方法表达出来,而不是胡乱发飙。”他说。

在2007年至2011年期间担任澳洲驻华大使的芮捷锐(Geoff Raby)认为,澳洲安全情报组织(ASIO)已经“自我政治化”,而批评其行为的批评者都被视为亲中者遭到否定。

“随着中国的崛起,全球秩序发生了变化,堪培拉在应对这一问题上遇到了很大的困难,”芮捷锐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写道。

他说,两国间关系恶化会“损害澳洲的利益”,并指出那些主张与中国建立亲密关系并且“采取更有建设性和更平衡的方式来应对中国崛起以及国际秩序改变”的人正在遭到攻击。

他们被称为“中国的传教士,同路人,雇佣军和抱熊猫的人——最后一个最叫人难过”。芮捷锐写道,“这是为了遏制正当的政策讨论和制定。澳洲混乱的对华政策现在就证明了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