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份爆炸性的新报告发现,全澳残障保险计划(NDIS)辜负了澳大利亚许多最为弱势的人,有多达五分之一的人表示,他们觉得这个项目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苦了。

据《澳大利亚人报》报道,弗林德斯大学(Flinders University)的研究人员发现,大约有一半的NDIS参与者所获的支持服务减少,或者在新项目中毫无改善。

在NDIS实施的头四年,历时最长、覆盖最全面的研究还发现,该项目的全面推出根本不可能按时完成,因为它正在努力应对巨大的工作量。

眼下,财相莫里森(Scott Morrison)正准备在下周的联邦预算案中披露NDIS的资金详情,上周,政府取消了拟议的调涨Medicare税以便为该项目筹集资金的措施。

报告称,NDIS在高层的运作“非常好”,但也表示它把“大量的少数派”抛在了脑后,有大约三分之一的参与者觉得他们获得的支持水平没有变化。

它还发现一小部分人,10%至20%,在该项目下感觉更糟糕了。

这包括许多原住民。

报告称:“这些比例在评估结果中一次又一次地出现。

“对于大多数新政策来说,如果该政策导致明显的少数派感觉自己的处境恶化,就足以引起人们的担忧。”

该报告还发现,NDIS推出四年,还有许多实际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事后看来,NDIS的实施速度太快了,对于推出NDIS的实际方面,还需要更多的思考。”该报告说。

“一些实际问题似乎在四年的评估期间得到了解决,但有些问题基本保持不变,有些问题似乎越来越严重。”

该报告还强调了项目工作人员面临的巨大压力,以及许多有经验的残障工作人员离开该行业的现实。

国家残疾人保险局(NDIA)的工作人员报告称“人们对工作量和压力的担忧日益增加”,并且“该机构内部的人员流失率相当可观”。

报告称:“工作压力与高辞职率以及某些情况下员工在健康方面所受的不利影响有关。”

它还强调了与“在NDIS定价水平内向工作人员支付合理薪资的能力”有关的问题。

根据联盟政府的规定,一旦该项目在2020年全面推出后,NDIA可以聘用的员工人数为3000人——远低于生产力委员会(Productivity Commission)估计的10,000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