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估計,背負抵押貸款讓約100萬澳大利亞家庭感到壓力山大,生活成本不斷飆升,工資增長停滯不前,這些讓有房貸的家庭感到經濟吃緊。

來自數字金融分析(DFA)的新數據估計,4月份,超過96.3萬戶家庭面臨抵押貸款的壓力,相當於所有自住業主家庭中的30.1%。

此外,在未來12個月內,超過55,600個家庭面臨進入30天違約期的極端風險。,當凈收入無法支付持續的成本時,家庭就被定義為「有壓力」。

DFA的負責人馬丁·諾斯(Martin North)表示,抵押貸款壓力是一個「嚴重的睡眠問題」,這會給澳大利亞人帶來威脅,因為工資幾乎沒有增長。

「我們仍然看到背負房貸的家庭數量在增加,情況將變得更加嚴重,尤其是在家庭債務繼續攀升至新紀錄水平的情況下。」諾斯說道,「抵押貸款的增長速度仍是收入的兩到三倍,這是不可持續的。我們預計未來幾個月,隨着承銷標準收緊和房價進一步下跌,貸款增長將繼續放緩。」

面臨抵押貸款壓力最大的是新州家庭,為262,577戶,其次是維州(256,353),昆州(175,960)和西澳(128,600)。

澳大利亞面臨房貸壓力最大的郵區編碼是4350,位於南昆州的Toowoomba。在這一郵區的地區包括Glenvale, Darling Heights和Westbrook等,有7080戶家庭承受着房貸的壓力。

房貸壓力排名第二位的郵政編碼為2560,所包括的城區有Campbelltown, Leumeah和Rosemeadow等,共有6145個家庭現在處於壓力之下。

迪肯大學法學教授也是DFA的負責人吉爾•諾斯(Gill North)表示,最近銀行業皇家委員會的披露表明,銀行多年來在放貸上一直過於寬鬆。

他說,「皇家委員會強調的問題只是冰山一角,而澳大利亞正經歷一段顛簸和艱難的過程,當下一次住房或金融危機來襲時(問題是「什麼時候」,而不是「如果」),隨之而來的,對金融業、許多澳大利亞家庭以及更廣泛經濟的影響將是非常嚴重的。」

「但大多數金融機構、監管者、政策制定者和消費者仍然對未來要發生的事情基本上是沒有知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