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天前的《北京晨报》报道:外国女孩追回奥森野鸭蛋。

加拿大女孩Simone回忆,4月15日当天,她带着几个小朋友到北京奥森公园游玩,刚好看到了一个老人穿着雨鞋蹚水进入一个小岛,拿了几枚野鸭蛋。“我并不清楚他拿了几个鸭蛋,也不知道它要拿鸭蛋做什么,但这种行为在加拿大是不被允许的,就决定跟着他。”因语言不通,Simone多次要求他放回,老人也说了一大堆话,但是两人都听不懂对方说什么。

Simone和朋友几次要求老人将野鸭蛋放回,但老人拒绝。二人将事情反映至公园管理处后,在工作人员要求下老人终放回野鸭蛋。

“前后花了一个多小时,最终亲眼看见安保人员带着老人把鸭蛋放到了湖边,我终于松了口气。这个结果太重要了。”Simone说。

不少网友说老外真的“很傻很天真”。但你知道吗,这些蛮横惯了的中国老人,在国外给子女带来了无尽的麻烦。有个广为流传的段子:不是老人“变坏”了,而是“坏人“变老了。下文将告诉你,一些蛮不讲理的老人在国内也许能横行无阻,但在国外就要傻眼了,并且“深受教育”。

关于作者

小S虫虫   上海女生,资深媒体人,曾任职于新华社某新闻杂志,九年前移居加拿大。

1

差不多十年前,我还在华人只有几千个的加拿大首都渥太华上大学,有个中国师姐特别出名。好多本地同学一提起,都知道这位“Goose Li”。当然这可不是个什么好名声。

据说有天师姐正上着课,两个警察敲门进来,跟教授谈了几句,就把师姐“请”了出去。教室里一下子就炸了,师姐也吓呆了,初来乍到英语又不是很好,只得求助一位台湾的同学帮忙翻译,才得知,原来是她那过来探亲的老父,在渥太华湖边公园里捉了一只野生加拿大鹅,回家活宰做烧鹅,被人举报,警察上门调查正赶上老人家撸着袖子热腾腾褪鹅毛呢,当场人赃并获。

渥太华河边里的加拿大鹅

倔了一辈子的老父一不通英语,二不认错,三坚定认为中国人不能给洋鬼子欺负,理直气壮嚷嚷“闺女要吃烧鹅,我不偷不抢咋得了?!”拒不配合,逼得警察把枪都掏出来,直接拷起来带回警局。

可怜的师姐,作为老父入境的担保人,自然要被请去一起处置。从小品学兼优,头一次被警车拉进警局的师姐,一路上只是不断哭着重复一句话,“我从来没有跟他说过我要吃鹅”。

“熊孩子”和“熊老人”一样都是令人瞩目的群体

最终的处理结果,罚款5000元,师姐作为担保人留下不良记录。据说直到回家,不知错的老父还大声嚷嚷,“又不是家养的鹅!俺们老家那些野鹅野鸭,谁打着就算谁的,就是洋鬼子瞧我们中国人不顺眼!”

而另一边,师姐那些同学们,尤其是渥太华本地人完全惊呆了,甚至还被当作新闻上了本地报纸。他们无法相信,居然真的有人会去杀野生动物煮菜吃?!他们忍不住互相问,难道他们从原始社会来的?不知道有超市吗?

2

说实话,挺同情师姐的,没有“熊孩子”,却有个“熊老人”。常年的洁身自律,完全抵不过老父的随心所欲。可随着在加拿大住的时间越来越长,渐渐发现这样替“熊老人”背锅的子女可不是一二个,也绝非偶然。

尤其是当我搬到温哥华,接触到更多来自中国的新移民后,那简直叫一个大开眼界。这老人家“熊”起来,比小孩子实力可强多了!

比如,有个客户父母过来小住一个月。老人煮菜,觉得就出门几分钟没有关火,导致烟雾警报器启动,招来警车消防车,疏散了半条街的居民。不光家里两扇门都被火警人员劈烂,还收到了1000刀的出警费用。

有些老人依仗着自己岁数大而不去遵守规矩

照理说,也算是个教训。谁知性情“刚烈”的老人家不知悔改,反而自作聪明用塑料袋层层把家里的报警器层层包起来,直到她家的油烟触动了邻居家的报警器,火警人员发现了这个情况,立刻开出3000元的罚单,同时他家房屋保险上涨一倍,连涨三年。

再比如,去年温哥华本地论坛上热议的一个事故。时速60公里的快速道上,一个中国老人牵着孩子乱穿马路,幸好车主刹车避让及时,仅仅轻轻蹭到了些。车主立刻下车报警并上前询问老人孩子情况,谁知老太太一看这阵势一屁股拉着孩子坐地上说这儿疼那儿疼,吓得车主又急忙叫来救护车。

熊老人带娃很可能会教出一个熊孩子

待警察抵达现场了解情况并查看车行记录仪后,通过翻译告诉老太太主责在她,之后的医疗费用需她自费。老太太立刻又哭又闹,对着路人大喊大叫,“快来看欺负老人欺负小孩欺负中国人啦!”

警察则认为她可能受到惊吓导致情绪失控,不由分说把她和孩子隔离开来送去医院。待子女赶到医院时,一张上万元的账单已经在等着他们付了。

还有大温常常有各种中国老人家的奇葩车祸。没来过的人都想象不出来,这些老人家人不怎么利索,可车都开得极猛,车越豪越随心所欲,简直了不起死了!。他们车祸的质量和数量,可一点不比那些富二代飙车的车祸少。

2016年1月列治文No. 3公路,一辆银色丰田小车撞进一间华人咖啡店,目击者称驾驶者是一名78岁妇女。

当然,有些钱来得特别容易的孝顺子女觉得,爹妈辛苦了一辈子,罚就罚了,人没事就好,就当给他们交点学费花点钱献孝心了。咱可是中国人啊,老人再错,哪里轮得到子女批评教育,岂不是造反了!

所以,中国人移民越多的地方,本地人匪夷所思的事情,不少中国人都觉得自己有理,一个孝字通通都能说得通。

3

温哥华本地人在推特上聊列治文奇闻,说看到个别中国老人家开着宝马,凌志甚至保时捷,到处翻垃圾筒捡汽水瓶,有时还为了地盘儿争斗。我去,这些收垃圾的钱,油费都不止!这些子女们是怎么想的,也不劝劝?!

劝啥?他们哪里懂这些子女们要孝顺啊,哪怕倒贴颜面扫地也得由着老人呀。

2017年6月27日,一八旬老太朝飞机发动机扔九枚硬币求平安,导致航班延误5个多小时。

还有在超市商店,那些背古驰,LV包包的老阿姨们,不管是装蔬菜水果的自取塑料袋,厕所里的卫生卷筒纸,还是擦手纸,那可是整卷整卷往包里塞啊,一不小心被工作人员发现了,还能理直气壮对答如流“不都是免费随便拿的吗?我多拿点怎么了?又不犯法,而且又不是我一个人拿!”

做子女的丢点脸算什么?大不了付钱买下来就是,老人开心要紧嘛。

7月8日,山东临沂一“暴走团”占据主路内侧车道行走,一辆出租车从后方撞入人群,致1死2伤。很多人甚至认为机动车正常驾驶遇到这种事情完全是倒霉,应该无责。

而但凡温哥华本地人议论中国老人素质太差,不遵守基本的社会规范,这些子女们还愤怒反击,说凭什么对咱家老人素质说三道四,不就是随地吐点痰,顺手扔垃圾,随意插个队,说话大声点,贪点小便宜,乱穿个马路,当街把个尿,偶尔撒个泼,小小碰个瓷,适当钻空子,溺爱家里“熊孩子”吗?吃你们家一口饭喝你们家一口水了么?!咱家老人在中国一辈子就是这么过的,我们这些受累受气的都不敢讲,哪里轮得到你们来。

当然,也有一部份靠自己念书工作挣钱过上体面中产小日子的移民们,真心头疼“熊老人”问题。什么该做什么不能做,一开始都讲得明明白白,说到口干舌燥,可到老人依旧我行我素,完全当耳旁风。

国外在公路上的晨跑者,都会去遵守当地的规则,路权矛盾自然就少了很多。

4

丢脸还算事小,总免不了担心他们惹出想象不出的祸事来。真摊上事儿了,骂又骂不得,讲又讲不起,要么拒不认错比谁都凶,要么一哭二闹三上吊。比熊孩子不知道难对付多少倍!

他们也常常不约而同感叹,我们做子女的从小被他们要求争气给他们长脸,可他们当爹妈的怎么就不知道长进些少给子女惹事丢脸呢?!

我在温哥华有个做翻译的华人朋友,主业法律相关领域,经常被紧急招去现场,警局,法庭为当事人翻译,其中接触比较多的就是这些中国大陆来的老人家。每次朋友间提起这个头疼的话题,他总笑笑安慰道,“没事,你不教,总有人会教。”

不要让年龄成为尊重你的唯一理由

然后就聊起一些他工作里最常翻译的对话。

老人:“我不知道这个不可以啊!”

警察:“不,你应该知道。作为一个成年人,你应该知道你的行为必须遵守你所在地的法律。”

 

老人:“我们老家那儿都是这么干的,没人管!”

警察:“你可以在你们国家干任何你们国家允许的行为,但你现在加拿大,就必须遵守加拿大的法律。”

 

老人:“我是第一次,初犯,能不能就算了,下次我一定注意。”

警察:“目前这个处罚就是根据第一次违反决定的,第二次违反有相关的法律规定更重的处罚。”

 

老人:“我年纪那么大了,不是有心的,就不能从轻发落吗?”

警察:“任何一个成年人,都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跟年龄无关。”

 

老人:“你们是不是看不起中国人!故意找我们碴!歧视我们中国人!”

警察:“如果你对我的执法过程有任何疑问或不满,我的警号是XXXX, 你可以在XX日内向法庭申诉。”

 

老人:“你们欺负人啊欺负我一把老骨头啊我不活了我跟你们拼了啊!!!”(大喊大叫坐地哭闹)

警察:直接掏出手铐,甚至手枪,制服认为有攻击性或自残行为的当事人。

 

老人:装病装晕倒。

警察:直接叫救护车送医院。费用由当事人自理。

(加拿大救护车,被鉴定为无必要,会收取高额费用。BC省非本地居民仅急诊挂号费为1200加元,检查费用另算,平均一天住院费用为7000至10000加元)

 

这个当翻译的朋友,也常在现场安慰那些匆匆赶来替老人背锅,气急攻心的子女。

“你们说,是政府教育你们不可能去教老人什么好的,什么是对的,或者说,即使做错事,也不会被认真惩罚。但这里,会有制度去教育和管束每个人,惩罚违反的行为,并让每个人知道,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老人或孩子,有权或无势,富有或贫穷,都没有例外。”

 

“这也不完全是坏事。你们移民出来一般都是为了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其实同理,把老人接出来也一样,可以让他们在这里受到更好的‘教育’。”


中国高净值人群都移民去哪了?

国内经济形势飞速发展,国外移民门槛的降低,使投资移民不再只是富豪的“专权”,越来越多30-40岁的中产精英也进入到投资移民行列,移民群体已由过去富裕阶层逐渐扩大到中产阶层。

在继低龄化留学形势愈演愈烈后,投资移民年轻化的趋势也逐渐显现移民门槛降低,中产阶层涌进移民行列促使投资移民日趋年轻化的首个重要原因,便是这两年全球移民政策的普遍放开。

而中国的高净值人口预计将突破180万,越来越多的国内高净值人士纷纷将目光瞄准了投资移民和离岸投资项目已不足为奇。

尽管在全球范围内涌现了众多投资移民项目和海外居留项目,但相对于美、加、澳等老牌移民国家定位较高的移民门槛与逐步紧缩的移民政策,加勒比、欧洲相继推出的购房移民、捐赠移民等政策条件十分宽松。加勒比海地区的投资移民项目在中国高净值人士的财富管理、税务优化和家族财富传承规划中仍然发挥着关键性作用。

加勒比海的岛国多米尼克是全球范围内最古老的投资移民项目之一,从1993年起实行至今。谈及投资移民项目能否接受比特币支付时,多米尼克投资移民局局长 Emmanuel Nanthan 大使阁下表示,多米尼克政府看到了比特币在全球范围内的迅速发展,对此感到非常兴奋。多米尼克政府对比特币以及其他加密货币的发展非常感兴趣,正在进行相关的研究以及背景调查。

同时,多米尼克是全球知名离岸金融中心,你可以投资房产项目获永久产权房产。政府将来自“公民身份投资项目”的收入用于建设校园、医疗设施、为老年人等有特殊需求的群体提供住房条件,推动多米尼克经济向可持续发展模式转变。资料显示,2016年底,中国土木工程集团公司获得中资机构在多米尼克的首份工程承包合同,承建“公民身份投资项目”资金支持的贝尔维尤肖邦安置房项目,合同金额2917.27万美元。与此同时,拥有多米尼克护照还可以免签全球120多个主要国家和地区,如英国,新加坡,香港、欧洲申根国等。

但是“作为一个岛国,经济在面对自然灾害的冲击时是非常脆弱的。在2017年飓风玛利亚袭击了多米尼克后,90%以上的农业设施遭到严重破坏,农业损失巨大。所以,‘公民身份投资项目’对我们的经济发展至关重要,飓风并没有影响多米尼克公民身份投资项目的申请和审批,即使在特殊时期,这个项目还在不断地为多米尼克带来稳定的收入。

为了应对自然灾害,“多米尼克政府制定了针对性的政策来抵制自然灾害。总理提出,,要将多米尼克建设成为世界上第一个‘适应气候变化’的国家。” 投资移民局局长 Emmanuel Nanthan 大使阁下讲到。据报道,今年3月,多米尼克成立了“气候适应性执行局”(CREAD),统一规划灾后恢复重建,每年预算将达350万东加元。“中国在帮助多米尼克灾后基础设施的重建上付出了很多努力。”他说。


中国厅官都移民去哪了?

又一位厅级官员辞职,这次还是地级市政府行政一把手。9月6日,山东省济宁市人大常委会接受了梅永红辞去济宁市人民政府市长职务的请求。

1

他也成为继山东菏泽副市长张毓华之后,今年山东第二位辞职的厅级官员。在行政级别序列中,厅官并不小。从基础的乡科级副职到厅局级正职,需要跨越5级台阶。在厅官任上辞职,可谓“中途离场”。

1

那么,厅官辞职后都去哪儿了?“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他们有人经商,有人投身学术,也有人辞职后移民。

下海从商

从商或许是厅官离职之后最普遍的一条出路。

与荷泽副市长张毓华一样,梅永红离开山东的下一站可能也是深圳。

张毓华辞去菏泽副市长职务的消息,于6月初得到官方确认。6月14日,太保集团确认,张毓华任太平洋财险深圳分公司党委书记。

今日,有媒体报道称,梅永红或将加入华大基因,出任CEO。“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拨打梅永红的电话,发现他在济宁期间的工作手机号已经注销。

1

随后,“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向华大基因求证,华大基因公关部称,他们已经邀请梅永红加盟华大基因,并出任重要职位,但不是公司的CEO。

今年年初,梅永红在接受采访媒体时曾表示,自己“每天工作十个小时是常态,而且几乎没有周末,没有节假日,”“所有工资收入加起来,才7000一个月”,而自己下面的县委书记、县长一个月收入3000多,还赶不上在工厂打工的。这一言论引发了关注。

“如果有更好的职业追求,可以更加充分地实现个人抱负和理想,就可以另谋他职。”梅永红在采访中表示。

在梅永红之前,从商的官并员不少。2013年以来,广州市南沙区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孙雷辞职,担任杭州传化科技城有限公司总裁;广州萝岗区副区长王建新跳槽到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

2014年5月,原国家质检总局新闻发言人陈熙同辞职,出任360副总裁。

投身学术

厅官一般都是高学历群体,因此,不少厅官在从政多年后选择重返象牙塔,投身学术。“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其中最受瞩目的应该是曾担任北京市昌平区委书记、区长的关成华。

1

他曾经是学而优则仕的典型,北大毕业后留校任教,担任马克思主义学院教师。其后调往北京团市委,出任副书记、书记。2011年,关成华从昌平区委书记任上辞职后,重返大学校园。他前往美国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法学院进行合作研究。回国后任北京师范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

民政部原救灾救济司司长王振耀也选择辞职后重返学校。2010年6月21日,辞去民政部行政职务的王振耀,受聘为北京师范大学壹基金公益研究院院长。在此之前,他先后任职民政部救灾救济司司长、民政部社会福利与慈善事业促进司司长。现在,王振耀任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

移民、出国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也有一些官员辞职后,可能会选择出国或移民。

2014年8月,深圳市大鹏新区原党工委书记刘燕辞职。44岁的刘燕,曾创造了多个深圳官场上的“奇迹”:32岁任团市委副书记,成为深圳最年轻的副局级干部之一;36岁被任命为南山区委常委、纪委书记,成为南山区最年轻的区委常委;38岁当选深圳团市委书记,成为深圳最年轻的正局级女干部,也是深圳首个70后正局级女干部。

据媒体报道,虽然刘燕辞职有其个人原因,但多个信源表明,刘燕确属“裸官”。据她介绍,其丈夫八十年代末留学移民,1998年回国。在和她结婚之前,她丈夫就已是外籍身份。这也意味着,刘燕可以通过夫妻投靠的移民政策,轻松获得外国国籍。

2014年7月,浙江省平阳县副县长周慧辞职,他因为一篇题为《平阳副县长辞职感言》的文章而走红。他坦承,辞职是因为“压力大”,他也透露,自己辞职之后的去向是出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