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资增长是否能出现一丝曙光呢?

2017年最后一个季度,企业谈判协议(EBAs)的发布无疑显示出了希望。本季度,EBAs上涨了2.5%。

这可能是前一次3个月创纪录的低增长的一个微小改善,但至少在一年的倒退之后,它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

这种回升可谓“雨露均沾”,涵盖公共和私营部门,从建筑业到零售业。

尽管如此,当澳大利亚统计局周三公布最新数据时,几乎没有人预期工资会大幅度增长。

普遍的看法是,工资价格指数(WPI)将在本季度上涨约0.6%,折合成年率的增长率为2.1%,换句话说,差不多是几年前的水平,在历史低位徘徊,或接近历史低点。

man taking Australian notes out of a wallet

WPI是衡量工资增长的众多指标之一,或许是“最纯粹的”–至少在统计学家和财政部官员眼中是这样的–因为它跟踪工资的变化,而工作的质量和数量保持不变。其他指标也同样疲弱,如国民核算(National Accounts)或平均周收入(Average Weekly Earnings)则更广泛,突显出诸如转向低收入工作等变化。

在最近的国民核算(GDP)数据中,包括奖金和退休金在内的平均工资增长为零。这并不令人惊讶,因为多年来一直录得1%以下。

最大的难题是,为什么强劲的就业增长没有带来积极的收入增长,经济理论家和联邦政府部长仍坚持认为这一天终究会来到。

问题在于就业数据的构成,以及就业市场上仍有大量闲置产能的事实。

衡量闲置产能的最佳指标—未充分利用率,由失业者和寻找更多工作的人组成。尽管就业增长迅速,但这一指标四年来几乎没有变化。

强劲的人口增长不仅推动了这一繁荣,还使可用的工人数量增加,并给工资带来了下行压力。

就业繁荣何时会带来更高的工资?

来自政府、储行和大多数市场经济学家的口头禅是,就业增长的势头最终将带来更高的工资。

确定“最终”这两个字眼。意味着什么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有一些令人不安的迹象表明,就业数据已经两个月萎靡不振,而创纪录的16个月就业增长在2月份突然结束。

看起来,这两个字“最终”恐怕要更加遥遥无期了。

就业市场的两个前瞻性观点–澳新银行(ANZ)的就业广告和国民银行(NAB),讲述的却是截然相反的论调。

ANZ表示,增长势头正在放缓,NAB表示现在仍是一个就业牛市。

为了缓和双方的分歧,ANZ将这两组数据捆绑在一起,并添加了西太银行的消费者信心指数中的就业前景数据,以得出一个新的数据–劳动力市场指标(LMI)。

Street scene in Melbourne

ANZ的大卫•普兰克(David Plank)表示,LMI指出,就业增长仍在继续,但增速略低于过去一年的3%。

“然而,就业增长的温和放缓并不是以更高的失业率为代价。”

尽管ANZ的观点是,这应该会转化为工资的逐步增长以及澳大利亚央行的最终收紧政策,但这仍是难以捉摸的。

在未来一周,更强劲的工资和就业数据将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重要一步。

数字令人失望?“最终”两字还将渐行渐远,而工资增长很可能到明年还是持续疲弱,而且很可能一直持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