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当局在2月份通过了限制外国投资的新措施,虽然它们不是专门针对中国,但这是很多澳大利亚人都在警惕地注视的国家。

据《福布斯》报道,中国正在欧亚大陆的大部分地区进行经济扩张,以建立贸易路线,并为在国内市场发展到极限的国内公司开辟更多空间。而澳大利亚也是“一带一路”倡议的一部分。根据澳储行(RBA)的数据,在截至去年的十年中,澳大利亚获得了相当于263亿元的中国资本。

经济学家表示,尽管有一些限制,但中国仍在对澳大利亚进行投资,这有助于推动澳大利亚经济。财政部的控制主要适用于农田和电网的外国投资。但澳大利亚的法律仍允许中国企业像以前一样投资于澳大利亚的主要经济引擎——采矿业,以及基础设施项目。它也鼓励技术领域的投资。

“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发生在多个领域,”悉尼穆迪分析公司的经济学家卡特里娜·埃尔(Katrina Ell)说,“这项投资正在促进整个经济的改善。中国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投资带来的生产力收益将持续很多年,如果仅依靠本地资金支持,可能无法实现。”

澳储行5月1日表示,预计今年和明年的经济增长率“平均略高于3%”。根据澳大利亚统计局(ABS)的数据,澳洲经济在2016年12月季度与2017年12月季度期间增长2.6%。分析师认为,这种增长部分归功于中国投资。

中国继续作出贡献

根据储行,中国投资者一贯倾向于投资澳大利亚的采矿业,因为澳大利亚的煤炭和铁矿石矿藏非常丰富。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大的煤炭出口国,中国的经济依赖制造业,需要这种自然资源。毕马威会计师事务所(KPMG)表示,去年采矿业收入占澳大利亚经济附加值的6.3%,也就是用产值减去成本。

KPMG称,由于基础设施和房地产引起了中国投资者的很大兴趣,2013年之前,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中有90%面向能源和金属,之后下降至30%左右。(去年,中国宣布对资本外流进行控制后,房地产投资出现下滑。)

毕马威表示,2016年中国投资者对基础设施的关注度增加,使这些交易占中国投资总数的28%。基础设施是“一带一路”的骨干,而去年的建设占澳大利亚经济总附加值的8%。该审计公司在2017年的报告中表示,中国基金的基础设施投资去年在澳大利亚创下了新纪录。

投资者对采矿和基础设施的兴趣抵消了农田和电力的任何损失。

澳大利亚迪肯大学的商业和法学教授斯图亚特·奥尔(Stuart Orr)说:“中国经济对澳大利亚投资的溢出效应是什么?“它支撑着……建筑、能源和金属工业,推动了农业的发展,并帮助澳大利亚在过去10年中在全球经济环境平稳的情况下继续实现经济增长。”

限制并不总是如此具有限制性

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在限制出现之前,中国投资者已经购买了1440万公顷的澳大利亚农田。在截至2017年的一年中,中国人的农田购买量增加了10倍。但埃尔说,澳大利亚人担心外国资本控制重要的食品供应。在电力行业,联邦政府在2016年阻止地方官员允许中国国家电网公司参股上市电力公司Ausgrid,以国家利益作为反对的理由。

但在大多数其他行业中,澳大利亚仍然保持中立,甚至鼓励中国投资。政府决策者并没有触及资源投资。奥尔表示,科技领域的投资也受到“鼓励”,并可能在2020年前增加。中国的2016-2020年经济总体规划要求在一系列高科技领域取得进展。奥尔称,在本地制造业急剧下滑之后,技术发展“对于澳大利亚作为发达国家的长期经济繁荣至关重要”。

随着耗资1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扩大到68个国家,中国有充分的动力继续寻求更多的基础设施合作。

“底线是中国经济能够继续从离岸投资中受益,”埃尔说,“中国通过[一带一路]进行的全球投资就证明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