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移民支持团体说,强迫一些新移民只能留在乡镇和农村定居是非常不公平的。

据透露,谭保政府正在考虑改变乡镇技术移民签证,这将迫使新移民在一段时间内无法无法离开农村地区。   

政府还没有做出任何最终决定,并且强调,它也在考虑为移民提供奖励,鼓励他们留在内陆地区。

但助理家庭部长戴维·吉莱斯皮(David Gillespie)说,对于那些担保移民来澳,结果这些移民却很快迁往城市的乡镇公司来说,这是“令人失望”和“破坏生产力的”。

Welcome to Australia首席执行官艾尔卡法基(Mohammad Al Khafaji)说,他说移民扶助组织需要看到提案的细节,但总体上“限制人们的行动自由并不是迎接新移民的办法”。

“辩论需要摆脱移民不肯留下来的原因,并将其视为一个整体问题,为什么人们通常都不会留在乡镇呢?”他说,“答案是因为没有这里太多的健康和教育投资。”

“你不能强迫人们留在一个地方,如果移民结婚并且因为签证有限制而无法前往州府城市,会发生什么?”

艾尔卡法基先生说,任何限制都不会改变移民的处境。

“这不是澳洲人做的事。如果他们因为工作权利遭到侵害而无法再跟担保他们的雇主一起共事,那会怎么样?与其用惩罚来解决问题,我们需要确保出台面向所有人的激励——而不仅仅是移民——鼓励他们移居到乡镇中心。”

南澳大利亚大学社会学讲师大卫·雷德福(David Radford)说,一些问题可能是由于“政策与现实不匹配”造成的。

“为了让移民留在乡镇,他们需要感觉自己属于那里,”雷德福博士说,“出台政策把他们送到农村,并不能保证他们会留下。

澳洲有几种签证,面向愿意前往乡镇地区工作的移民,但并不强迫他们留在那里。

而乡镇提供的就业岗位通常是技能较低的工作,如当地人通常不感兴趣的采摘水果。

雷德福博士说,虽然有些移民来澳并起初从事这些低技术工作,但他们可能想要自我提升,提高技能,或者他们的孩子可能想上大学。

移民想要不同的工作

根据Riverland多元文化论坛主席皮罗斯(Peter Piros)的说法,南澳Riverland的许多移民都缺乏就业机会和激励机制,他们找不到工作。

Riverland是季节性园艺工作者的主要目的地,但皮罗斯说,移民已经迁出该地区,前往更大的城市。

“工作越来越少,许多来工作的人发现了其他困难,”他说,“他们抱怨说他们薪水太低,工作太难……很显然,只要有机会,人们就会去其他生活更好的地方。”

他表示,目前没有任何激励措施可以让移民乐于留在乡镇。“我不认为给移民设置条件是公平的,人们应该能够生活在他们更舒适的地方。”他说。

支持可能会带来成功

在辩论的另一方,澳大利亚移民资源中心首席执行官图里斯(Eugenia Tsoulis)表示,如果资助正确的支持系统,可能会让移民成功融入乡镇。

她说,便宜的房价和包容性的社区,是吸引移民留在农村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