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出口商担心,由于澳大利亚对外国干涉的主张造成的破坏,澳中外交关系冰封,导致他们在中国市场“失去了大量机会”,他们忖度政客们认识到由于两国关系衰退而造成的就业成本。

由于外交紧张局势,葡萄酒酿酒商纷纷猜测他们的产品在中国边境滞留,而牛肉生产商则晴天霹雳地发现说好了要再开放5亿元牛肉进口的里程碑协议突然就中止了,并为此沮丧万分。

价值1550亿元的贸易关系岌岌可危,贸易部长乔博(Steve Ciobo)周四已经赶赴上海举行会议,以打破内阁高级官员访华的“干旱”。

外交部长毕晓普周三坚称,与中国的关系非常强劲,并且不断增长,同时也拒绝了前澳大利亚驻华大使芮捷锐要她下台的呼吁。

但商界的警告强调称,政府过去一年对华推行强硬路线有很大的经济成本,这些强硬路线包括出台反外国干涉法,到对中国在南海建设军事基地发出警告,并且对中国在太平洋地区的影响表示担忧。

尽管乔博本周表示,关于对华关系,“商界没有向我提出任何担忧”,但企业负责人告诉费尔法克斯媒体,他们已经将担忧转达给了乔博和其他政客。

澳大利亚肉类产业委员会(Australian Meat Industry Council)会长哈钦森(Patrick Hutchinson)表示:“我觉得关于企业没有站出来说自己遇到困难的说法不是真的。我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巨大的机遇流失,看不到事态有任何进展。”

哈钦森称赞乔博,但表示澳大利亚出口商深陷“泥潭”,因为中国官员在去年3月没有一份本来说好要签的协议,允许更多冰鲜肉类产品进入该国。

这一停顿恰逢中国官方对谭保政府的反外国干涉法提出抗议,该法在去年年底宣布,但由于对新规定将对公司,游说者,学者和媒体造成多大程度的限制仍有争议,因此尚未立法。

中国总理李克强15个月前访问堪培拉时签署了冰鲜肉类出口协议,但之后两国几乎没有采取行动使之生效。

哈钦森表示,商界“当然”明白国防和安全问题至关重要,但也希望能够提高政客对澳中关系不佳造成的巨大损失的认识。“我们是乔博非常、非常大的支持者。”哈钦森说。

正在飞赴上海途中的乔博无法发表评论。

还有一个商界组织表达了类似担忧,还有一名消息人士表示,个别公司的商品在中国海外遭到延误。

Kingston酒庄总经理穆拉拉得利斯(Bill Moularadellis)表示,中国官员可能对与其他国家的外交“晴雨表”非常敏感。他说:“如果我们想与他们进行贸易,我们需要对中国的利益敏感,因为他们在奢侈品方面确实有很多选择。”

“我认为这需要最高层次的良好关系。

“我曾直接向乔博提出这个问题,他也明白这一点。我认为政府中的每个人都是。他们已收到信息。”

穆拉拉得利斯称赞毕晓普“非常有能力”,并支持乔博。

当被问及澳大利亚是否应该在对华关系声明自己的国家利益,即使这会造成经济损失,穆拉拉得利斯表示,澳大利亚应该能够以“机智和敏感”的言辞来做到这一点。

虽然他表示Kingston酒庄的出货过程没有遇到任何麻烦,但他知道其他企业的产品入关“变慢了”。

澳大利亚酿酒师联合会的会长巴塔格莱纳(Tony Battaglene)表示,这种紧张局势令他的行业和其他行业感到担忧。“我们当然表达了担忧,可能不是向部长,但是向政府的其他部门。”他说。

虽然FMG集团主席福瑞斯特批评澳大利亚媒体对中国的报道,但巴塔格莱纳不敢苟同。“新闻媒体报导他们想要的国家利益的权利应该是无懈可击的。”他说。

数据显示,2014年艾伯特政府与中国签署自贸协议,降低中国关税后,澳大利亚对中国的葡萄酒出口量增长51%,截至3月31日的一年中刚刚超过10亿元,但行业高管表示对因两国关系紧张而导致的边界贸易壁垒表示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