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一位商人认为,如果婴儿奶粉厂商能跟上需求,那澳大利亚奶粉争夺战就不会硝烟弥漫。

今年初,马修•麦克杜格尔(Matthew McDougall)创立“澳大利亚中国代购协会”,以提高公众对快速增长和有争议的代购-消费者交易方式的认识,并改善双方关系。

这样做的目的是让代购买家与厂商建立联系,从而让他们直接跟企业购买,而不是大肆搬空药房和超市货架上的奶粉,而那些有需求却买不到的父母只能干着急。

虽然许多产品市场不乏代购的身影,但由于婴儿奶粉供应急剧短缺,这个问题最剑拔弩张,已经在澳大利亚父母中引起了公愤。

麦克杜格尔说,代购这种做法给澳大利亚消费者带来了影响,必须要有更好的方法解决,对于那种伤害所有人的不良做法必须予以杜绝。

据估计,澳大利亚有8万名代购人员。

本周初,超市巨头Coles和Woolworths使出必杀技,他们将产品搬到柜台后,以阻止囤积奶粉的人抢货。每名顾客仍限购两罐,以保证有需求的父母买得到奶粉。

麦克杜格尔希望可以消除人们对代购人员的最大误解,只因少数人疯狂抢购奶粉再销往海外获取利润,代购的名声已经一落千丈。

他说:“这种误解令人尴尬也令人沮丧,这是不正确的。一些人的动机是为了赚钱,但大多数人是为了把奶粉寄回给朋友和家人。”

“作为一个协会,我们需要创造机会,让厂商直接与代购社区合作,并改进代购为中国大陆买家购买和快递奶粉的方式。”

Coles and Woolworths supermarkets have moved the popular A2 and Aptamil product off the shelves to behind the counter

他警告称,不要把矛头指向中国买家,并指出如果不是供应商跟不上需求,这个问题就不会存在。

他说,澳大利亚厂商有责任向所有消费者提供服务。代购完全明白,他们不能继续从超市货架上买到婴儿奶粉,但他们的选择是有限的。

几家小型奶粉生产商已表示有兴趣与该协会合作。但麦克杜格尔表示,代购人员想要的是最受欢迎的奶粉品牌,比如A2。

与此同时,昆州一位到处找婴儿奶粉的母亲,发现一家仓库装满了婴儿配方奶粉。她与丈夫便上前与工作人员理论。

这家仓库名为Sunny Gift,里面装满了一箱箱的奶粉,全部准备打包发往中国。

凯瑟琳和丈夫亚伦走进去问道,“你们这里卖婴儿奶粉吗?因为我需要买一些。”仓库的供应商珍妮·李(Jenny Li)摇了摇头。

The warehouse, Sunny Gift, located in Queensland, hoards dozens of boxes of baby formula

“哦,好吧,你有网店吗?”凯瑟琳接着问道。

李女士依然摇头,凯瑟琳和亚伦对此很生气,因为他们不得不为买孙子的奶粉四处采购,而原来这里竟然存了那么多。

当提到在澳大利亚很难找到婴儿奶粉时,李女士似乎无动于衷。她说,这里很容易找到,也很容易买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