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真的,真的!

……

# 澳洲是一家投资公司

澳洲正在丧失移民精神和创新能力,变成一家投资公司。

这家100多岁的公司正在变得功利和短视,他不再是那个让人向往的美丽大陆,而转变成了一个挣钱机器 。

政策收紧过后这1年,澳洲对普通移民Say No了,似乎他们只以资本为核心动能,走上了招商引资的道路。但与此同时,澳洲逐步失去了内部的团结和对移民的包容能力,在吸引人才的移民战场不断溃败。

移民局在用一种它自认为最科学的经营方式在运转着,它似乎忽视了移民给这个国家带来的技术和活力,当然还有资金,但是他们眼里似乎只有第三者。即便澳洲不停宣扬着自己优美的环境,多元化的文化,还是无法遮掩她拜金时的恶俗嘴脸。

若澳洲继续紧缩移民,澳大利亚未来人口增长预计会是这样的——

如果继续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 澳大利亚一定会在这场吸引人才的追逐中落后。他们一定在有一天发现自己已经被美国加拿大甩在了后面,只是到时候,澳大利亚还有没有那份吸引力,那就不一定了。

我把眼光放到同样是移民国家的加拿大

最新的案例是加拿大。2013年加拿大移民紧缩,14万份已经递交的申请被拦路腰斩,很多华人上法院告移民局结果都折戟沉沙,再加上当时的哈铂政府反华,随后的日子,加拿大移民即成弃子。澳大利亚却只要60分人人受邀,风光一时无两。

最终在承受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之后,加拿大迎来了特鲁多总理,在访华修复关系以后,2017年加拿大多数省份皆释放了移民宽松的利好消息,只是现在的他们不曾想到,曾经他们错过的那批人,已经让他们错过起码5年的光阴和大量的人力,资金。

澳大利亚在过了几年的好日子过后,更没想到加拿大居然奇袭了他的移民大本营,在澳洲主导了5多年的“技术+亲属”移民格局之外打开了一条新路。

不久的将来,在澳洲国会争论最多问题就会是,“我们怎么没钱了?”

堪培拉国会大楼

其实等到你最风光的这几年过去,这个时间窗口已经快关闭了,然后等到你们意识到问题然后开始着手反击,来调整这没有任何远见的移民政策,从关死会计到85分都不行再换80分受邀,把雇主担保复活再踩死从SOL调整到MLTSSOL,再决定拿出XX亿来补贴偏远地区的学生,时间又过去了1-2年。这时想移民的人一部分已经回国,或者转移去了其他国家,结果你再说——我们偏远地区政策好呀!速来!

真的当别人是傻子么?

用最没有原则的方式处理移民这个原则问题。失去的只会是移民局的公信力。

现在大家都会问我一个相同的问题——如果我去了偏远地区,2年以后政策变了怎么办?

对,这问题我的回答很简单

——移民局没有梦想

# 把移民变成炮灰

他们没有坚持一以贯之的移民政策,一再地耍弄申请者,视大家的信任与无物。

移民局曾经信誓旦旦的告诉大家——厨师是移民专业,结果2013年移民局就可以突然将它除名,可是当别人选择厨师专业期待着毕业后可以移民的时候,过阵子当大家要毕业的时候,2015移民局再次将厨师移除。

这不是一个国家机构应该拥有的公信力,

这是一个敛财机构。

在移民局这种功利思维影响下,他们对于移民们是没有感情的,所有外国人都很容易成为炮灰。

从过早让出移民配额给新西兰申请者,到7轮会计无邀请,移民局表现出了配额配置和审核机制上的诸多问题。

似乎我们隐隐看见,那个隐隐约约申在我们背后的那只手,悄悄地捏住了外国移民的脖子(当然亲弟弟新西兰除外),是不是在害怕有一天他们曾经宣传过的,曾经迫害过的其他种族的移民,将这个国家变成其他的肤色?

一个国家的富强需要两个核心能力:一个叫作资本,一个叫作流量。

澳洲深刻的知道通过和亚洲资本形成结盟关系,既可以实现澳洲这个孤岛开放的目的, 同时也可以让来澳洲的移民流量进行资本意义上的释放。

可是同样的问题是,更多的中国企业会带来更多的资金和人力,澳洲担心他们将不再是“白澳”,而是中国的一个附属国家。

我们国家现在的一带一路就是在做这样的事情,把流量放出去,让它全部变成投资,流量开放、资本开放,我不再只和美国日本玩,我们要链接这个世界上所有需要投资的地方,让国内的过剩产能释放,让全中国的人都从一带一路这块更大的蛋糕上分到吃的。

今时今日,澳洲内部分歧依然很大,之所以前阵子澳洲爆出反间谍法案,就是因为澳洲内部所谓的“亲中”势力已然有所规模。很多名议员都被爆出和中国有着紧密的联系。这一出戏,就是澳洲保守派唱给美国的曲忠赞。

其实今天的澳洲,很多人都知道,由于地理上的原因,澳洲还是应当致力于追求吸引亚洲的移民和投资,这才是澳洲未来能够富强的唯一出路。保守派则认为,应该继续抱紧米帝大腿,保住“西方国家”这个名号。如今后者显然占据上风。

就算在西方,老牌资本主义们同样觉得澳洲也很low,几年前澳洲通过移民赚的贯满钵满的时候肯定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掉队,澳洲总理总是嘴上说着欢迎移民,身体却还是离的远远的。

美苏争霸注定是要结束的,世界要往多极化方向发展。

# 澳洲是福利制度的奴隶

澳洲的问题在于自己用移民的钱给自己国家的高福利续命。

就像一家汽车厂,大量的造轮子,后续的优化和维护,有多少轮子就意味着有多少倍的成本。但更要命的是,在有相关需求的时候,该造出来的轮子没造出来,或者说因为力量没有集中于一点,导致造得不够好,这就会让公司丧失巨大的时间和机会成本。

澳洲的医疗制度固然是好,可是医生和医院和患者大量的医保支出已经让政府财政捉襟见肘,大病看,小病看,没有什么病还是要去看。政府支出的医疗费用每年都以几何数字增长。

来源(澳大利亚医疗健康部官网http://www.ncoa.gov.au/report/appendix-vol-1/9-3-pathway-to-reforming-health-care.html)

仅2018年一年,仅医保一项的政府支出就高达惊人的800亿澳元,如果按照澳洲留学产业2017年200亿澳元的产值来算,

仅澳洲人的医保一年的支出,就抵得上4个澳大利亚一年的留学产业所赚到的钱。

算一算,这是令人恐惧的赤字,该如何填补这个窟窿?

移民局如今想到的是各种变着法子提高签证收费。

比如说父母移民的担保金提高,移民局的说法就是一位父母移民就要消耗掉澳洲14.5万澳元的政府医疗财政,所以必须将担保金提价!

殊不知,父母移民来的背后,带来的不仅仅是这一点点政府医疗的支出,而是会给这个国家带来买车,买房,购物等等方面的经济带动。一个中国爸妈移民过来能给你们带来多少的利益,难道你们真的算不清吗?

可是移民局没有梦想。

今日有酒今朝醉好了,赶紧摞点钱给我移民局内部闹罢工的那些签证官涨工资,至于澳洲这个国家的长远利益,见鬼去吧,反正政府也是一堆反华狂魔,把他们舔舒服了我们明年又能涨工资了。

移民局真的没有梦想

前阵子我们还在静静等待着澳洲总理一行人访华认错,结果中国连签证也带着一起拒了。

太没梦想了,让人嫌弃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