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费尔法克斯媒体周五报道,澳大利亚与中国关系不睦,又害惨了一家澳大利亚最大的出口商。由于中国海关实施了针对澳大利亚公司和行业的新规定,多家澳大利亚企业的产品对华出口陷入停滞,最大的葡萄酒出口商之一Treasury Wine Estates就是其中之一。

目前,澳大利亚驻中国的外交官已经行动起来帮助Treasury公司,澳中关系恶化促使深受尊敬的商界领袖克拉赫(Graham Kraehe)发出警告,称谭保需要亲自出马解决问题。

“中国官员已经推出了新的不同的验证和认证流程,我们一直在与中国当局和官员以及澳大利亚当局和官员合作,以确保我们能够满足这些新的和额外的流程,但这些流程不是刚刚才对Treasury Wine Estates适用,它们已经被应用于澳大利亚许多不同行业的其他公司。”Treasury的老板克拉克(Michael Clarke)说。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乔博正在上海访问,他表示自己在过去24-36小时内已经知道了Treasury的情况。“我被问到的问题与原产地证书有关。我们会仔细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如何处理。”乔博说。

克拉赫是Bluescope和Brambles的前董事长,他说,目前的紧张局势“真的很关键”。

“我的观察是,我们需要真正把时间和重点放在改善与中国的关系上,因为虽然美国是我们的主要盟友,但它不是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希望这个过程很缓慢,但再缓慢也依然在进行中——美国对我们的重要性,可能会慢慢比不上现在的中国。”

“所以,我认为我们目前看到的所有紧张局势都与我们的贸易和我们的区域关系观点有关。我们不能依靠美国成为亚洲地区的重要参与者。”克拉赫说。

克拉赫有着丰富的在华经营经验,数十年来持续访问中国。

“从长远来看,我认为我们需要与中国形成任何可能的关系和安排,我们应该继续将其作为政府的优先事项,”他说,“我认为我们需要总理的投入。中国有一位非常强大的领导人,习近平主席,我不知道习近平和总理之间的关系如何,但我认为需要我们的总理,明显还有外交部文官长,以及外交部长,共同努力。”

近年来,Treasury的对华出口蓬勃发展,但现在却受到了新的“核查要求”的影响,这些要求导致对华出口商品的“清关”速度减慢。

克拉克告诉分析师和投资者,该公司不认为这个问题会持续。“我们没有任何理由认为这会是一个长期的问题,我们相信我们可以通过这个过程。”他说。

但投资者依然作出了强烈反应,导致该公司股价周四暴跌6.2%。

当被问到澳大利亚的其他出口商是否面临类似问题时,乔博表示:“不时有人向我提出其他事情,但其他事项都是零星的。”

瑞士信贷的一位分析师甘德勒(Larry Gandler)询问克拉克,他认为新监管体制的“根源”是什么,是不是与澳中关系有关,或者是“某些更平凡和更具体的问题”。

作为回应,克拉克表示:“我不会推测,我只能通过从中国角度出发的商业模式来开展工作,我们很乐意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