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yard of sheep at sunset

澳大利亚蓄羊业者即将迎来一个里程碑:羊毛价格很快就要突破每公斤20元,这个价格在几年前想都不敢想。

中国纺厂的需求高企,拍卖会上羊毛供应持平,两者合力使得价格自复活节以来上涨了10%,在过去5年里飞涨了大约一倍。

另一个疯狂的竞标周推动了关键的市场价格基准–东部市场指标(EMI)再次上升。

市场几乎每天都在打破新记录,大多数等级的羊毛从来没有这么昂贵过。

A graphic showing the wool industry's Eastern Market Indicator

到目前为止,本季度EMI平均值为1,695澳分(16.95澳元/公斤),上世纪80年代末的繁荣时期,在1987/88年的最高平均价位为1,003澳分。

这次更加可持续

澳大利亚羊毛出口商和加工企业理事会的执行董事彼得•摩根(Peter Morgan)表示,当前的繁荣已进入第三年,这一次看起来更加可持续。

摩根说,“过去一段时期的好价格很少维持几年,这次看起来有点不同。”

他刚刚参加完在香港举行的国际羊毛和纺织品组织会议,他说,加工商对目前的价格保持冷静,他们似乎不是太担心。

Generic image of wool bales ready for sale.

大约80%的澳大利亚羊毛都是运往中国。

摩根表示,价格不太可能一路飞涨,但生产稳定,休闲装及童装中使用羊毛越来越受欢迎,使得需求一直保持在高位。

他说:“羊毛是一种非常健康的产品,对患有湿疹的婴儿来说,这种内衣系列的婴儿服需求也在不断增长。”

在供应方面,自其鼎盛时期以来,澳大利亚羊群规模已经减少了90%。对种植地的大量投资和高价格的肉类也使羊毛产量保持在较低水平。

Wool is handled in a shearing shed.

临界点

业内能预测到20澳元价格的业内人士为数不多,但羊毛生产商和加工商彼得·斯莫尔(Peter Small)就是其中之一,尽管他还以为可能需要几年时间才能达到这一水平。

“20澳元,这是一个不错的整数,”他说。

虽然他说目前的价格对那些挺过困难时期的生产商来说是一种欣慰,但他担心的是长期的后果。

他说,“一旦超过2000澳分,每公斤20澳元,这就会带来问题,每个人都有一个局限。”

他认为这个价格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如果价格太高,就麻烦大了。

干旱导致供应紧张

支撑羊毛价格上涨的另一个因素,是澳大利亚许多最好的牧地出现干旱。

Wagga Wagga的Reimann毛行业顾问安德鲁·伍兹说,“下雨第一,价格第二,长期干旱导致许多更广泛的羊毛生产线出现供应短缺。如果不下雨,就不会有太多的供给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