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指责北京企图动摇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并发表了一份强烈的声明,指中国政府在人权问题上的观点缺乏“问责性和透明度”。

3月份发布的声明与澳大利亚试图对抗中国多管齐下重写二战后国际秩序的尝试是一致的,此前,《澳大利亚人报》披露,北京取消了与堪培拉之间的一场人权对话。  

与此同时,澳大利亚国防部长佩恩(Marise Payne)周一谴责北京在南海有争议的西沙群岛永兴岛部署H-6K轰炸机,这表明澳大利亚和中国之间持续存在分歧。

“我们敦促所有主权申张国不要采取破坏稳定的行动,包括将先进的军事装备部署到有争议的地区。”佩恩参议员说。

来自美国的亚洲海事透明度倡议组织(Asia Maritime Transparency Initiative)的一份报告警告说,这一举动打开了“最终向南部的南沙群岛进行军事部署”的大门,这意味着澳大利亚北部将进入射程。

该报告的作者说:“未来在南沙群岛的三大岛进行军事部署,将使新加坡和印度的大部分地区进入甚至是中国低端轰炸机的射程,而H-6K的射程可能达到澳大利亚北部或关岛的美国防御设施。”

与此同时,联盟党政府正设法证明,在关于北京干涉澳大利亚政治的公开辩论之后,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正在改善,外交部长毕晓普和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布利诺斯艾利斯举行了双边会晤,她称之为“一次温暖的讨论”。

澳大利亚去年10月份当选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上周末期间,澳大利亚是除了美国之外,唯一一个投票反对以阿拉伯为首的国家提出的、对以色列近期处理加沙地带冲突的方式进行调查的动议的,这引起了外界关注。

但澳大利亚也对中国和俄罗斯的动议抱有敌意。3月下旬,中国顺利通过一项要求“人权领域互利合作”的动议。

该动议强调国家在决定如何监督人权方面的自治作用,而不是联合国在二战后一直强调的普世人权。

澳大利亚外交官选择投弃权票,但表示“担心(中国的决议)可能会试图影响人权理事会及其机制的改革……但改革应以经过深思熟虑的方式进行,作为人权委员会审查的一部分,而不是通过决议”。

澳大利亚外交官表示,该决议试图“将新的、未定义的概念嵌入人权话语中”,并且缺乏对问责制和透明度的关注。“该决议关于技术援助和能力建设的语言缺乏对监测、问责制和透明度重要性的认识,我们对此感到遗憾。”

拉筹伯国际关系学教授尼克·比斯利(Nick Bisley)写道,洛伊研究所的亚洲力量指数的结果表示,国际规则将越来越多地由那些与澳大利亚没有共同价值观的国家制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