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研究显示,澳人正经历70多年来工资增长最慢的时期,这突显了被创纪录的债务拖累的消费者所面临的风险。

瑞信和昆士兰大学的一份报告显示,全澳的薪资涨幅仅为2%,低于以往经济衰退期间的水平。

报告称:“我们发现,澳人的工资存在许多结构性阻力,而目前这些阻力压倒了温和的周期性复苏。”

澳洲的央行已强调了其对持续疲弱工资增长的担忧,同时家庭债务飙升至全球最高水平。

上周澳储行(RBA)表示,为了加强经济稳定性和信心,利率可能在一段时间内保持低位。

市场经济学家认为,澳洲升息可能要等一年之后。

上述报告称,澳洲的劳动力市场仍处在“产能闲置”状态,短期内还将持续。

报告说,导致工资增长疲软的因素包括,近几十年来工人逐渐“去工会化”。

它说,过去30年,劳动力中工会成员的比例几乎每一年都在下降。

该报告称,集体工资协议历史上能带来更大幅的涨薪,但此类工资协议变得越来越少。

女性劳动参与率的上涨也是一个因素。一些研究表明,更多女性进入职场可能是因为家庭负债特别高。

研究还显示,澳洲的劳动力正在老龄化。

报告说:“老年人得不到加薪,他们当中没有加薪的人比以往都多。”

尽管澳洲的劳动力市场正在出现周期性复苏,但“它缺乏压倒这些结构性不利因素的活力。”

“工资停滞还会持续一段时间。这对那些已经背负着世界上最大债务负担的澳洲消费者来说将是艰难的,”它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