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与中国的关系其实并没有处在危机中,但就算你这样想,也没有人会责怪你。毕竟,本周,澳中关系出现了很多动荡因素。

我们可以来看看本周二外交部长毕晓普在阿根廷碰到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时候的情景。

毕晓普此前一直否认与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国相关的坏消息,她宣传这一碰面已经有几天的时间了。毕晓普在与王毅碰面后对澳洲广播公司表示,这是一次“温暖、坦率且有建设性的会面”。

但是在北京方面对此次会面的描述中,我们几乎看不到一点温暖。

中国外交部明确提出,王毅对澳洲很不满。事实上,他不满到还对毕晓普说了一番话,谈到了澳洲的缺点。

王毅称,中澳关系最近几个月遇到了“困难”。而问题的源头很明确,那就是“因为澳洲方面的原因”。

我们也不难猜到他是什么意思。

澳洲政府最近立法,打击外国干预的做法。这项法律主要就是针对中国屡次想要把手伸过澳洲边界的行为而制定的。而北京方面对此感到很愤怒。

中国在南海的军事化行为也一直是双方关系紧张的一个原因。

虽然如此,王毅却表示,此事还是有解决办法的。澳洲必须“破除以往传统的思维模式”。

“摘下他们的有色眼镜,从一个积极的角度来看待中国的发展,为两国的合作提供更多机遇,而不是不情不愿。”

预料之中的事,中国政府的喉舌《环球时报》很快就加重了筹码。《环球时报》对中国可能实施的一系列针对澳洲的惩罚措施表示沉默,而且每一次的惩罚措施都会比上一次更严重。

总理谭保本来预计将于今年到访澳洲,但是《环球时报》明确表示,此次的来访是“没有必要的”。“他可以几年后再来。”

中国可能会切断与澳洲之间的贸易往来,可能会通过冻结红酒和牛肉进口的方式。《环球时报》社论说:“降低澳洲64.5亿的出口就能让澳洲人低下头。当然如果进口减少100亿,这对澳洲将是更大的冲击。中国一直以来都对澳洲很友好。但过去两年澳洲的傲慢态度深刻地诠释了什么叫忘恩负义。”

那么澳洲人需要感到慌张吗?

这倒不一定。

当然,如果中国想要使用经济胁迫手段,那将给澳洲带来很大的麻烦。

比如,限制澳洲铁矿石出口中国,或者限制中国游客和留学生来到澳洲,这些措施都将带来巨大影响。

但是中国政策没有采取以上这些措施,目前也没有证据显示,他们正在考虑这些措施。目前为止,中国政府愤怒的标志(包括公开指责和外交上的怠慢)大部分都还是象征性的。

虽然《环球时报》是国营报纸,但是它其实更多是一种武器,而不是反映中国国家领导人想法的窗口。

澳洲策略政策机构的Fergus Ryan表示,中国政府利用《环球时报》来制造不确定感,左右说英语国家政府的决定。

“对中国政府来说,把这些信息传递出去是有作用的。因为这会让澳洲的企业,特别是与中国有贸易往来的企业开始担心澳洲与中国的关系。这也就给澳洲政府造成了更多压力,迫使他们接受中国的要求。”

而且通过制造中澳关系的危机感,中国政府希望能明确表达一个信息,那就是澳洲有任何不符规则的行为都会带来可怕的后果。

“威胁是可以很容易就做出来的,但是威胁可以很有效地影响国家的行为。”

虽然总理谭保周三早上表示,“我们与中国有良好坦诚的关系”,事实是领导人依然面临越来越尖锐的选择。

最近议会的两次讲话就很好地抓住了问题的精髓。

周三晚上,Andrew Hastie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快速变化的世界,我们看到很多国家的兴起。这些国家正在干预西方的民主。在澳洲,中国共产党很明显正在干预我们的媒体、大学,还影响了我们的政治生活的公共讨论。”

澳洲的间谍和警方长官暗示,他们一直都避免公开提到中国共产党。原因很明显,我们最大的贸易伙伴是一个极权主义政府管理下的国家,他们正在积极破坏澳洲民主的几大支柱。

另一次讲话没有引起太大关注,但也值得我们注意。

Steve Martin并不是堪培拉最有权势的人,但是这位Devonport的前市长在参议院的第一次演讲中就提出了警告。他表示,随着我们对中国的经济依赖日益增长,澳洲根本就惹不起中国。

“中国是塔州出口的最大海外市场,也是海外旅游业、投资和留学生的最大来源。不论我们喜不喜欢,我们的经济前景都和中国密切相关。”

(本文摘译自澳广公司Stephen Dziedzic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