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费尔法克斯媒体报道,2011年,当时的外交部长陆克文临时决定访问中国,并在那里见了一个著名的政治捐助者,引发了高度关切。

这是因为陆克文完全没有告诉诉外交和贸易部(DFAT)的任何官员,说他打算会见这名澳籍华裔亿万富翁,因此引发了担忧。

当时处理事件的外交部消息人士说,外交部原本以为陆克文会告诉他们,而驻华大使馆则担心他们只能在一周之后才从当地人那里听说这件事。

这件事被曝光恰逢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影响力引发激烈辩论,周二晚,自由党议员安德鲁·哈斯蒂(Andrew Hastie)利用议员特权,点名上述华商与中国共产党的统战部门有关,该部门主要在海外运作,旨在拉拢外国政客和商界领袖,让他们更积极地倾向北京。

哈斯蒂周二晚还利用议员特权,声称这名华商涉嫌参与向前联合国大会主席行贿20万美元(26.3万澳元)。

据悉,陆克文当时访问挪威归来,回程上突然决定利用周末访问广州,发表了讲话,并与当地官员会面。

一天晚上,陆克文离开下榻酒店,与那名华商见面,当时只有他的一名工作人员陪同,而不是按照惯例,由来自外交与贸易部的官员陪同。

这次会面没有被写进正式议程,而且恰逢陆克文正在进行游击战,破坏吉拉德的领导权,试图重新夺回总理之位。当时,有人建议陆克文寻求这名华商的继续支持,因为他一直是两党的有力捐助者。

陆克文的办公室此前曾对费尔法克斯媒体发表评论,但直到现在才被报道,评论内容是,这次会面没有任何不寻常之处。

“部长们出访时经常会举行这样的私人会面。”陆克文办公室说,“暗示……陆克文试图甩掉(外交上的)监护人是不实的,如果有人产生了这种印象,他们就错了。”

“领事馆官员与陆克文私人工作人员就其公共计划和个人事务之间的具体联系往往是在工作人员一级就解决了,陆克文不会亲自过问。”

记者没有在发稿前得到陆克文的新评论。然而,在脸书(Facebook)的一篇文章中,他指责费尔法克斯媒体成了澳大利亚“新麦卡锡主义”的一部分。他说,在“那位中国商人是澳大利亚的普通公民”,在这样的会面上也由外交人员陪同,是“不符合标准的”。

他补充说,外交官员们“从未向我提出”对这次会面的担忧,因为这种担忧“毫无根据”,而当时的外交部文官长理查森(Dennis Richardson)也不记得有人提出过担忧。

费尔法克斯媒体也并未暗示仅由一名高级政治幕僚陪同的陆克文在会见那名中国商人的时候,做了任何不适当的事情。

一名了解这一事件的外交官表示,陆克文的做法不见得违反了外交规矩,因为这些规矩在大多数情况下“相当灵活”,但这种做法比较极端。“这种做法很不寻常,所以你不禁要问,为什么有必要这么做?”

该人士说,陆克文办公室直到最后关头才通知澳大利亚驻华外交官,称他从挪威参加完会议回澳途中,将会访问中国。

利用周末时间访问广州,而没有去北京,也是很不寻常的。

自2004年以来,这名澳籍华裔富翁为两党提供了超过400万捐款,并向澳大利亚各大高校捐赠4500万元。

他的律师周三发表声明,称他对哈斯蒂利用议员特权“重复旧的主张并在这些诽谤即将接受法庭裁决的数周前攻击他的声誉”感到“非常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