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培拉医院应该建立一个新的“自愿性死亡”部门,让人们可以自由地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

一个名叫 Dying with Dignity(死得有尊严) 的机构通过其堪培拉的分部将此提议上报给了地方政府。

Dying with Dignity一机构告诉当地的法者。

Dying with Dignity机构的珍妮·亚瑟是周四在议会生命终结特别委员会之前作证的目击者之一。

这项调查已经收到了数百份来自人民、社区和宗教组织的意见书,这些组织主张和反对允许在澳大利亚国土发生的。

瑟在接受调查时表示,可以在当地一家医院设立一个部门,为帮助那些希望结束自己生命的人提供药品,或者通过他们的主治医生来获得药品。

真的要自己选择“狗带”?

她说,DWD分支机构了解超过50%的人是通过上吊的方式来结束他们的生命,但她也听说过一些人用枪这种最可怕的方式”结束生命的故事。

亚瑟表示,帮助人们结束生命的官方医疗机构将提供一种可以替代这种暴力手段结束自已生命的方法,尽管这是一项“非常困难”的提议,但不应将尊严的死亡视为禁忌话题。

她说:“过去没有人谈论过性,但现在你不能去和你的医生谈论你想死的事实,因为你让医生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

“你不能和你的亲戚谈论死死亡的话题,因为他们说‘哦,你不能死’;如果每个人都必须对你的生活负责。

你怎么能跟任何人说想死呢?”她说,她相信,在和医生交谈和接受咨询的过程后,就很少有人会选择去医院结束他们的生命。

该组织的意见书称,该单位将为任何成年的澳大利亚公民提供“选择性死亡”,此前该人提供了死亡理由,并通过咨询得到了帮助,并会见了与有关个人谈判的指定日期。

当局将尊重寻求该服务的人的死亡决定和生存决定。

尽管联邦法律禁止地区立法者通过法律,允许协助死亡,但澳大利亚首都直辖区政府认为,应推翻由联邦自由党议员凯文·安德鲁斯(Kevin Andrews)提倡的法律,让地方议会自行决定这一问题。

不知大家还记不记得之前有个104岁高龄科学家选择安乐死的新闻↓↓↓

随着年龄的增长,老爷子身体的各项机能都大不如前,导致他的生活质量下降,行动方面也非常困难,即使拄着拐杖也走动得很缓慢,

在工作方面,学校由于担心年事已高的他在上下班途中的安全问题,向他建议:

“以后除了提前预约的会议之外的时间都可以不用来学校了,而且就算要来也得是在有人陪同的情况下。”(其实就是婉转请他退休的意思)

除了这些,作为一个艺术爱好者的他平时还喜欢演一些话剧,但逐渐下降的视力也让他不得不放弃了这一爱好,

对于非常热爱工作和话剧的David来说,这简直就是晴天霹雳,所以即使并没有得什么绝症,他也不想再继续按这个情况活下去,

他对媒体说:“我非常后悔活到这把年纪,我已经考虑自杀整整20年了。”

老爷子还表示自己曾经三次尝试自杀,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

加上在前段时间的一次摔倒后,医生建议他不要单独出门,这更让他深感自己已经成为了家人和社会的负担….

所有的因素加在一起,终于,老爷子下定决心,做了一个决定——远赴瑞士进行安乐死。

到了一定年纪,很多人都会选择性死亡来保留自己对人生最后的尊重!

5.24的听证会还听取了澳大利亚老年痴呆症协会(ACT)代表的意见,他们支持并允许人们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听证会将在5.25(今天)继续进行,预计调查委员会将在2018年年底前提交一份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