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培拉醫院應該建立一個新的「自願性死亡」部門,讓人們可以自由地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一個名叫 Dying with Dignity(死得有尊嚴) 的機構通過其堪培拉的分部將此提議上報給了地方政府。

Dying with Dignity一機構告訴當地的法者。

Dying with Dignity機構的珍妮·亞瑟是周四在議會生命終結特別委員會之前作證的目擊者之一。

這項調查已經收到了數百份來自人民、社區和宗教組織的意見書,這些組織主張和反對允許在澳大利亞國土發生的。

瑟在接受調查時表示,可以在當地一家醫院設立一個部門,為幫助那些希望結束自己生命的人提供藥品,或者通過他們的主治醫生來獲得藥品。

真的要自己選擇「狗帶」?

她說,DWD分支機構了解超過50%的人是通過上吊的方式來結束他們的生命,但她也聽說過一些人用槍這種最可怕的方式」結束生命的故事。

亞瑟表示,幫助人們結束生命的官方醫療機構將提供一種可以替代這種暴力手段結束自已生命的方法,儘管這是一項「非常困難」的提議,但不應將尊嚴的死亡視為禁忌話題。

她說:「過去沒有人談論過性,但現在你不能去和你的醫生談論你想死的事實,因為你讓醫生處於進退兩難的境地。」

「你不能和你的親戚談論死死亡的話題,因為他們說『哦,你不能死』;如果每個人都必須對你的生活負責。

你怎麼能跟任何人說想死呢?」她說,她相信,在和醫生交談和接受諮詢的過程後,就很少有人會選擇去醫院結束他們的生命。

該組織的意見書稱,該單位將為任何成年的澳大利亞公民提供「選擇性死亡」,此前該人提供了死亡理由,並通過諮詢得到了幫助,並會見了與有關個人談判的指定日期。

當局將尊重尋求該服務的人的死亡決定和生存決定。

儘管聯邦法律禁止地區立法者通過法律,允許協助死亡,但澳大利亞首都直轄區政府認為,應推翻由聯邦自由黨議員凱文·安德魯斯(Kevin Andrews)提倡的法律,讓地方議會自行決定這一問題。

不知大家還記不記得之前有個104歲高齡科學家選擇安樂死的新聞↓↓↓

隨着年齡的增長,老爺子身體的各項機能都大不如前,導致他的生活質量下降,行動方面也非常困難,即使拄着拐杖也走動得很緩慢,

在工作方面,學校由於擔心年事已高的他在上下班途中的安全問題,向他建議:

「以後除了提前預約的會議之外的時間都可以不用來學校了,而且就算要來也得是在有人陪同的情況下。」(其實就是婉轉請他退休的意思)

除了這些,作為一個藝術愛好者的他平時還喜歡演一些話劇,但逐漸下降的視力也讓他不得不放棄了這一愛好,

對於非常熱愛工作和話劇的David來說,這簡直就是晴天霹靂,所以即使並沒有得什麼絕症,他也不想再繼續按這個情況活下去,

他對媒體說:「我非常後悔活到這把年紀,我已經考慮自殺整整20年了。」

老爺子還表示自己曾經三次嘗試自殺,但最後都以失敗告終…

加上在前段時間的一次摔倒後,醫生建議他不要單獨出門,這更讓他深感自己已經成為了家人和社會的負擔….

所有的因素加在一起,終於,老爺子下定決心,做了一個決定——遠赴瑞士進行安樂死。

到了一定年紀,很多人都會選擇性死亡來保留自己對人生最後的尊重!

5.24的聽證會還聽取了澳大利亞老年痴呆症協會(ACT)代表的意見,他們支持並允許人們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聽證會將在5.25(今天)繼續進行,預計調查委員會將在2018年年底前提交一份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