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塔州的苏兹·伯奇(Suzi Burge)把大部分家当都放在集装箱里,她的生意没了,婚姻还有她的家也统统都没了,这一切就在联邦银行收回她的商业贷款之后。

10年前,她和她当时的丈夫拥有的资产约300万澳元,3处房产有2笔贷款共欠下80万澳元左右。现年53岁的她需要依靠伤残抚恤金生活。

2008年,她和丈夫想要申请一笔商业贷款,以整修和扩展他们在Launceston的商业场所,同时扩大他们的手工艺生意。

伯奇说,他们最初申请的是一笔30年期的投资贷款并已获得有条件批准。但在最终批准前几周,银行表示,他们必须申请商业贷款,期限15年,利率为9.5%,而不是投资贷款的7.5%。

这对夫妇的商业场所已经开工,他们认为,如果银行批准了这笔贷款,他们应该能够偿还得起。

他们所住的房子已经有了一笔抵押贷款,还有另外一套投资房产则是在另一家银行贷的款,这对夫妇被唆使把这笔贷款放到这家新银行。

但当他们拖欠商业贷款时,债务迅速膨胀。

金融专员

伯奇于2012年找到金融申诉专员,专员发现银行工作人员存在“贷款管理不善”行为。因为实际上,银行不应贷款给这对夫妇,他们属于“经济困难”人群。

伯奇认为,银行批准了贷款,是因为他们拥有这对夫妇三处房产的抵押。她提出出售投资房产以偿还商业贷款债务,这样她还能够保留商业房产和她的业务收入。但银行拒绝。

相反,在2013年,她的商业房产被强行出售,价格远低于银行的估值,同时也不足以偿清债务。

伯奇说,“我把银行拒绝公平对待我的行为向金融专员申诉,但他们回应称,他们对此无能为力,这是他们无法控制的。”

而随着企业收入的减少,该银行于2016年初将她的投资房产收走。

伯奇指责银行行为是不合理的。但联邦银行的一位发言人对此提出异议,称银行已经给她减少了债务。

该银行进一步指出,伯奇开始一系列针对银行的诉讼,要求禁止银行持有和出售她的房产,但所有这些努力都以失败告终。

这位发言人表示,在面临经济困难的时候,联邦银行都会联系客户,与他们讨论各种选择,并解决在履行义务时可能出现的任何障碍。

创伤后应激

伯奇被诊断为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症状,她说,“我原本过着幸福美好的生活,现在我每天晚上都在哭……我不是唯一一个人,还有许多人因为银行的行为致使生活受到重创。”

尽管该银行对一些细节提出了质疑,但这个故事也突显出人们为商业贷款提供担保的风险,以及将家庭房产作为担保的危险。